巷仔內/中菲南海衝突燒!軍事佈署之餘 有招數能擋蠶食鯨吞?

▲中菲2國在南海的主權爭議頻仍,菲律賓船隻頻遭中國海警船以水砲攻擊。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菲2國在南海的主權爭議頻仍,菲律賓船隻頻遭中國海警船以水砲攻擊。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顏得智/特稿

中菲南海爭議持續延燒,美國總統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近日在華盛頓舉行首次美日菲三方領導人峰會,會後明確表明中國武裝攻擊菲船都將援引共同防禦條約。與此同時,盤點美國近期在菲律賓的眾多佈署亦可看出,美方仍持續抱持「備戰能止戰」的態度嚇阻中國。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回首中菲在近一年多以來的南海衝突,一連串的正面衝突引爆點可追溯至2023年的2月份,當時菲律賓海巡船隻在南海執勤時,遭中國海警船逼近,並以軍用雷射光束照射,導致一名海警眼睛因此受損。隨後三個月,中方開始增加派遣南海巡航船艦數量,偶以海警船進逼的方式,迫使菲海巡船轉換方向。

直到2023年6月,中國海警局先是發佈《海警機構辦理刑事案件程式規定》,6月15日隨後通過「海警一號令」,授權中國海警能在海上逮捕外國人,大開權力後也讓中國海警更加肆無忌憚。後於月中,仁愛礁衝突正式爆發,菲律賓軍艦為擱淺在仁愛礁上的菲國「馬德雷山號」廢棄軍艦加固並提供補給,進入了仁愛礁,遭到中方史無前例的10多艘船艦圍堵,菲方也迫使美國雷根號航母一度前往南海馳援。

隨後衝突漸趨常態化,中國海警水砲攻擊、船隻圍堵、逼迫航線近乎周周上演,另一方面,疑似技術性阻斷南海海纜、難以辨認船員身分的「海上民兵」越域捕撈侵擾,狀況也時有所聞。更傳出中國亦有意將南海各礁都填海造陸成如「美濟島」的化礁為島,以此擴權。菲律賓駐美大使羅慕德斯(Jose Manuel Romualdez)在衝突半年後隨即警告,全球戰爭危機即將爆發的地點將是南海,而非台灣。

時序進入2024年,隨著中國野心持續加劇,美軍在菲布局以及戰略演習也更為積極,四月份的陸軍第一階段「堅盾」(Salaknib)聯合演習,空軍的「雷霆對抗」(Cope Thunder)演訓,還進行了美日澳菲律賓四國於南海的聯合軍演,加上年度例行性的「肩併肩」(Balikatan)聯合軍演,並在6月再度增加菲北叢林地區演訓,可說是行程滿檔。

除了演訓外,美軍基地擴充以及武器佈署成了日常,美國陸軍將於4月下旬抵達巴丹群島省,進一步討論建立新民用港口等相關設施,取代巴丹島西側現有的港口,距離台灣僅兩百公里,存在台海戰況馳援的目的。近期於菲北佈署陸基飛彈發射系統「泰風武器系統」(Typhon Weapons System)可搭載「戰斧」(Tomahawk)巡弋飛彈和「標準六型」(SM-6)飛彈,也是該系統首度登上亞洲第一島鏈,且為中程飛彈系統,射程可達中國沿海,中國經濟中心上海也在範圍內,劍指中國意味更加濃厚。

在美日菲三國元首峰會結束後,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也在15日再度將《美菲共同防禦條約》搬上檯面,聲稱獲得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親自背書,若是有菲律賓軍隊有人被「外國勢力」殺害,即便是遭到軍方以外的攻擊,也會觸動《美菲共同防禦條約》,將請求美國採取軍事性應對。

事實上,美方早在去年以來陸陸續續提及此事,為何小馬可仕會選在此時再度拋出?對外來看,自中菲南海海上對峙漸趨常態化後,雙方目前至多尚僅有受傷案例,因對峙甚至衝突攻擊導致死亡的事件還未發生,但從美日菲三方峰會後,中國在南海持續進逼,小馬可仕搶先表態,為全球地緣政治風險上升以及南海的潛在衝突設立最後底線。

對內而言,與台灣、韓國所面臨的問題相近,仍有另一半的聲浪主張停止南海軍事化,認為小馬可仕成為美國的棋子,前總統杜特蒂的勢力及黨羽仍讓他隱隱作痛,立場較為親近中國的杜特蒂動作不斷,由前發言人近日拋出曾在任內與北京維持仁愛礁的君子協定,更加讓問題導向國內戰與和的兩極對立,若有菲軍於南海衝突身亡,小馬可仕可能希冀以此防線打住國內反對者。

中國對台灣和菲律賓的戰略確實相當明顯,內部二元勢力分化、長時間消磨侵擾耗戰、利用戰爭與和平之中民眾必定較多人選擇和平的心理、在輿論上操作自身效率遠大於民主國家,藉此步步蠶食。美軍以及第一島鏈國家在軍事佈署之外,還有無任何阻止蠶食鯨吞的應對方式,是值得來一起思考的。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