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義川稱手機定位分析是常用方法 黃揚明提4論點:他真的心虛了

▲王義川日前在節目上表示,他們可以用手機訊號的定位去分析出在立法院外頭的群眾年齡,與之前太陽花群眾有沒有重複。(圖/資料照片)
▲王義川日前在節目上表示,他們可以用手機訊號的定位去分析出在立法院外頭的群眾年齡,與之前太陽花群眾有沒有重複。(圖/資料照片)

記者王德蓉/綜合報導

民進黨政策會執行長王義川日前在節目上表示,他們可以用手機訊號的定位去分析出在立法院外頭的群眾年齡,與之前太陽花群眾有沒有重複,引發爭議,事後他稱新北市政府也是透過此法做人流大數據調查,沒想到卻慘被打臉。對此,資深媒體人黃揚明提出4個論點,認為王義川的回應「才是真的心虛了」。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面對質疑,王義川28日在Threads說明,指「手機信令資料分析方法」是透過手機訊號取得人流特性分析,是目前商業市場進行活動調查的基本方法,過去新北耶誕城、台灣燈會、交通起訖點調查、風景區遊客來源,都是透過手機信令資料進行大數據分析。

黃揚明則在臉書指出「王義川回應才是真的心虛了」,並提出4個論點,一、政府與電信業者合作的人流分析並無年齡等個資;二、為何524的集遊場子,527就快速分析完畢?這表示此一分析是針對性的。電信業者的相關資料,任何民間市場分析業者都不可能取得,遑論民進黨中央黨部;若是政府機關取得再提供給民進黨,那就是違法。

黃揚明續指,三、執政黨針對519民眾黨的集遊活動進行電信訊號定位分析參與者年齡,就是政治偵防;四、如果說得這麼有自信,那就拿出完整報告內容,證明是民間市場業者的分析就好啊。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