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現實生活「遇到活屍」怎麼辦?賴雅妍靠一招解決

記者翁新涵/台北報導

calendar_today2020-08-12 11:00:00

▲賴雅妍現實生活遇到活屍,解決方法走犧牲路線。(圖/記者朱永強攝)
▲賴雅妍現實生活遇到活屍,解決方法走犧牲路線。(圖/記者朱永強攝)

「想到活屍會發生在台灣哪個地方的話,我第一個想到的地點就是立法院,所以要《逃出立法院》,電影裡面有很多光怪陸離的人和牛鬼蛇神,其實就是最普世的貪婪形象,我們就是在抵抗這個力量,然後希望把家鄉變得更好,用善良的力量把貪婪打敗。」《逃出立法院》的導演王逸帆這麼說。



王逸帆才剛滿30歲,這是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居然就可以找到《等一個人咖啡》裡頭帥到不行的賴雅妍來主演,而兩人的緣分,竟真的是因為《等一個人咖啡》。

導演說:「我以前的家住在《等一個人咖啡》拍攝的地方附近,那時候天天封路雖然覺得很煩,但後來那間咖啡廳有繼續營業,我每次都去坐在雅妍海報的前面,就對她印象很深刻,而且我有看那部片,其實我很喜歡她短髮的造型,而我要求《逃》的女主角要長得正、有氣質,最重要的是要有殺氣,雅妍完全符合這個氣質。」

▲王逸帆導演(左)選擇賴雅妍,冥冥中註定。(圖/記者朱永強攝)
▲王逸帆導演(左)選擇賴雅妍,冥冥中註定。(圖/記者朱永強攝)
而當導演找上賴雅妍時,還真的一拍即合,她說:「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是溫柔形象,我覺得自己還滿強勢的,所以一把剪掉長髮我好喜歡喔!」但萬萬沒想到的是,電影拍攝時的惡劣環境,會恐怖到令人無法想像,甚至令賴雅妍拍到崩潰邊緣。

由於劇組借的是一個舊的廢墟議會場地,又偏偏在盛夏拍攝,本來大家以為裡頭會有電,但有小偷把所有的線路都剪斷,也把那些線都偷走了,倘若要重接的話,得花60萬才能復水復電,最後只好作罷,因此在廢墟議會那個密閉空間拍攝時,全場沒有冷氣沒有空調、沒有水也沒有電,一整個就是工地的概念。

賴雅妍苦笑說:「那時候真的只想活下去!雖然我們是在拍戲,但實際上我們也只想活下去,一喊卡的時候,會自己找生存的方式,有些人是去旁邊吸純氧,有些人是到外面吸流通的空氣,因為導演把所有窗戶都封起來了,然後一拍就是10個小時!印象最深刻的是,很多情緒會在崩潰的邊緣,也會讓你演戲很崩潰,然後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奔跑、逃難、尖叫、吼叫、怒吼打人,各種套招和各種噴血,我覺得已經不是在演戲了,而是你本人真的在崩潰!」

▲▼賴雅妍在電影裡殺氣騰騰。(圖/華映娛樂)
▲賴雅妍在電影裡殺氣騰騰。(圖/華映娛樂)
然而即使環境這麼惡劣,賴雅妍也有說服自己樂在其中的方式,她說:「我第一次就被劇本吸引,因為從來沒有看過這種類型,第一個想法是它拍得成、台灣拍得到嗎?台灣現在的資源或者環境,應該要有很大的成本和調度,才能完成這個作品,如果能夠拍成我覺得會非常厲害,我覺得這個也很挑戰我自己,因為它就不會是一個自己以往嘗試過的演戲手法,因為它基本上是完全要把之前設定的、想的、所學的全部丟掉,節奏、風格跟以前的表演形式完全不一樣。」對她來說相當具挑戰性。

那有沒有想過實際生活碰到活屍的話,該怎麼辦呢?賴雅妍說:「我就給牠咬,我會自己設定一個密室,你可以咬我,我可以發病,但是我不要再出去咬別人,這是我自己的犧牲方式,把自己關起來自我隔離,不要再去咬別人,不要再去擴散那個東西,我覺得我就是逃不了,如果活屍的速度跟電影裡面一樣快的話,我真的活不了。」

▲賴雅妍面對活屍,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圖/記者朱永強攝)
▲賴雅妍面對活屍,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圖/記者朱永強攝)
倒是王逸帆導演的解決方式很新奇,他說:「我應該跟平常一樣,躲在家裡面吧,如果我在路上死掉的話就算了,否則會在最快的時間躲進家裏,反正應該會宅在家裏面不出來,等到食物用盡為止,最後我會選擇跳樓之類的,因為我不想被咬死。」

這時賴雅妍突然大笑:「但你跳樓之後,牠們咬你還會變活屍啊。」導演回嘴:「沒關係啊,反正我已經死了!而且被咬會痛啊,跳樓只是瞬間的痛,死很快,爽快一點,被咬的話不能保證一定死,況且跳樓的話,絕對可以壓死1、2隻的。」哈哈哈,現場所有人都一陣大爆笑,難怪王逸帆導演會想出讓立法委員變活屍的劇情,果然天馬行空得相當有趣。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您: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
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1925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