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Savungaz Valincinan/不只是歧視的台鐵

文/Savungaz Valincinan
calendar_today2020-05-19 22:00:00

▲受到新冠肺炎影響,台北車站自2月底開始,禁止車站大廳席地群聚,近日疫情趨緩,相關規定也逐漸鬆綁。(圖/翻攝自林佳龍臉書)
▲受到新冠肺炎影響,台北車站自2月底開始,禁止車站大廳席地群聚,近日疫情趨緩,相關規定也逐漸鬆綁。(圖/翻攝自林佳龍臉書)
關於台鐵規劃北車大廳永遠禁止席地而坐的事件,引發熱烈的討論。正反雙方大多聚焦在有沒有對於移工針對性歧視的問題,台鐵則回應,絕對沒有歧視、只是希望不要看起來這麼凌亂,並表示「付費區」有足夠的桌椅,甚至強調本來就從未提供席地而坐的服務。關於為什麼這樣的規定涉及歧視移工,從以前到現在已經有很多人書寫了多方面的論述,我想要針對台鐵對於空間規畫的想像來探討。

關於長途運輸場站的空間機能需求。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台北車站改建以前,現在棋盤格大廳是有很多椅子呢?大家會開始在北車大廳席地而坐,是從改建後開始的。不只是穆斯林朋友的開齋節,或是每個周末的移工聚集,其實仔細觀察,大部分的時間,席地而坐的就是南來北往的等車旅客。目前台鐵的座位區大致分為三區,一個是進入月台後有少數的座位、一個是在大廳四周的迴廊通道有少數座位,最後大概就是他們所謂的付費區的足夠桌椅。另外,進入月台的通道,主要在方形迴廊的四個角落,所以事實上,不論平日或假日,北車大廳都不是主要的旅客動線。

北車大廳椅子拆掉後,剩餘的座位區要嘛反而是在迴廊通道,要嘛是消費才可以使用的區域。台鐵改建後,二樓被微風的商場包下,除了獨立的餐廳空間,也有類似百貨公司美食街的座位區。但每張桌子都貼著,這個座位僅提供在此點餐的客人使用。非常明確地表明,如果你只有買車票的錢,那不好意思,這個空間並不歡迎你在此停留休息,除非你消費。那非用餐時間、已經吃過飯的旅客、或負擔不起商場高單價食物的人,仍然必須強迫消費才有「資格」在這個空間裡坐下休息嗎?

常常自助旅行的朋友,應該多少碰過在機場跨夜轉機的情況,絕大多數的國際機場,都可以看到旅客或躺或坐、自在休息的畫面。這些機場,絕對不會有人跑來驅趕你、告訴你這樣不好看,叫你只能去費用高昂的貴賓室並宣稱那裏坐位很多,或宣稱他們沒有提供席地而坐、席地而躺的服務,因為大家都很清楚,休息等待空間,是長途的大眾運輸場站需求的一部分。

北車大廳可以租借辦商業活動,卻禁止旅客停等休息?

台北車站做為在台灣南來北往重要的交通樞紐,有在此短暫停留需求的旅客數量眾多,雖然不至於要過夜,但很顯然從台鐵的改建開始,空間規劃上,並未真正為旅客需求做著想,而是只著眼於怎樣才能利用空間做出最多的營利可能。所以北車大廳不能席地而坐,但是可以租借辦各種很吵的商業活動。「足夠的座位」只在商場內提供,毫不在意需要暫時休息等待的旅客、甚至許許多多的老人家與孩童。

而從台鐵的回應,更能看出一種僵化的官僚思維,席地而坐凌亂不好看,並不能成為合理化公共空間限制的理由,但台鐵講得理直氣壯,還不少人拍手叫好。開齋節的大聚集是特殊情況,現在疫情時間說移到室外尚可接受,但非疫情期間到底又有何必要性?說到底,這整套思維邏輯,既是背後隱藏著滿滿對移工的歧視、更是缺乏使用者導向的公共空間規劃,造成的結果。

席地而坐到底有什麼問題?

最後,台鐵的回應提到,他們「從未提供席地而坐的服務」,但火車站做為一個公共空間,在根本不是主要旅客動線的區域休息,站著或坐著是毫無差別的。難道我們還得要一一確認站在大廳、在大廳穿越,是不是台鐵提供的服務而能不能這麼做嗎?

很多網友在意的「好不好看」這件事見仁見智,但當旅客的行為也並沒有侵害影響到其他旅客的權益、且明明是台鐵本身空間規劃設計失當的情況之下,席地而坐根本是不得不出現的現象。即便是在防疫需求的情況下,北車大廳可愛的棋盤格地板,每格的距離剛好可以做為保持社交安全距離的參考,那又與旅客席地而坐或站著有何關係呢?這樣的限制終究是毫無合理性和正當性可言,不只是歧視、更是愚蠢而粗暴。

●作者:Savungaz Valincinan/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秘書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opinion@nownews.com

NOW民調中心

想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