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單厚之/國會外交?還是國會私交?

文/單厚之

calendar_today2020-07-20 18:00:00

▲國民黨今(20)日上午召開記者會,指2017年蘇嘉全、蘇震清私下訪問印尼。(圖/翻攝自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臉書直播影片)
▲國民黨今(20)日上午召開記者會,指蘇嘉全、蘇震清2017年私下訪問印尼。(圖/翻攝自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臉書直播影片)

國民黨上午舉行記者會,公布我駐印尼代表處電報,指控總統府秘書長蘇嘉全的姪子、立法委員蘇震清 2017 年 8 月率領國營事業主管訪印,排除外館由人力仲介公司安排行程;時任立法院長的蘇嘉全在同年 9 月與蘇震清一同訪印,也由同一人力仲介公司安排,同樣排除外館參與。



外館的電報用詞極重,指國營事業「似已被若干中間人操控」,企圖把相關部會及駐外館處「排除在外、個別擊破」,「以遂其個別私利」。電報中並指,國營事業未通報外交部、經濟部、外館,也不願外界參與及協助,「相關人士有其政經利益考量」,恐將損及我國政體對外經貿談判籌碼及外交效益。

送往迎來,本來就是我們外館的主要業務之一,國會議員「出國考察」時尤其喜歡要求外館安排。只要找了外館,通關有人處理、接送外館負責,出入有專車、觀光有免費導覽也是基本的,大牌一點、敢一點的國會議員,甚至連食宿都要拗外館。

國會議員出門不找外館,本來就是極為反常的事情,如果不是特別的高風亮節、一介不取,就必然是有些不適合讓外館見到、讓政府知道的勾當。而國會議長出國排除外館,就更讓人難以理解了。立法院長是最高民意機關的首長,一言一行都跟國家有關,出門在外萬一有任何的閃失,哪個外館擔待得起?

眾所周知,台灣的外交處境一向弱勢,我們的外交官經常想要見駐在國官員而不可得,甚至還有大使遲遲無法遞交就任國書,就直接斷交的前例。國會議員跟國會議長有機會見到外國的副總統,對外館而言是非常難得的機會,不僅可以多認識一些人、拓展一些關係,未來還有很多的後續工作可以跟進。

外交是整體國力的展現,兩國之間所有經貿往來,都是外交戰的籌碼。今天如果有國營事業重大的投資跳過外館,不僅給其他國家令出多門的感覺,外館也少了很多談判、交流的籌碼,也難怪外館電報的用詞會如此之重。

蘇嘉全辦公室已經發聲明否認 2017 年曾經到過印尼,但外交部並沒有否認電報是真的。如果蘇嘉全所言為真,就是外館太過無能、情蒐有錯,還胡亂指控國會議長,此事不能等閒視之。

電報中指出,2017 年時任經濟部次長的王美花會見印尼農業部長安南時,印尼方面原本也堅持不願同時和我駐印尼大使陳忠、王美花見面。從電報的文字中可以看出,印尼駐館對於國營企業視外館於無物,已經累積了相當多的情緒,才會有電文。

台灣的外交處境艱困,官方的往來限制很多。相形之下,「國會外交」因為是國會議員之間的往來,相對沒有太多限制,就會扮演比較重要的角色。例如,前親民黨立委李鴻鈞因為在日本留學、又是知日派,與很多日本國會議員都有私交,近年在我國與日本國會、內閣之間的溝通,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但「國會外交」畢竟是「外交」的一環,國會經營出來的所有關係,都必須要由外交部門持續跟進、經營、收割。如果少了這個重要的環節,就變成國會「私交」,對國家沒有任何的幫助,甚至可能以私害公,損害國家整體利益。

民進黨口口聲聲要拼外交、打開國際空間,但民進黨習慣上不信任公務體系,習慣任用親信,反而會打擊外交系統的士氣。除了日前又被提出的「口譯哥」外,美國、日本、德國、英國、歐盟等重要的駐外館,幾乎都是政治任命;只有偏遠、清苦的地方,才輪得到專業的外交官。

專業的外交官沒有歷練的機會,如何能夠更加精進?政治任命的代表們,雖然有直達天聽的優點,但卻缺乏專業的外交訓練,累積的人脈、資源難以傳承,更可能出現人去政息的問題,甚至變成政府酬庸政客的「養老院」。印尼電文中的悲憤之情並非單一個案,蔡政府不能置若罔聞。

 

●作者:單厚之/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 opinion@nownews.com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