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寫/文化治理掛嘴邊 鄭麗君捨得了官位離不開政治

側寫/文化治理掛嘴邊 鄭麗君捨得了官位離不開政治

記者黃仁杰/專題報導

calendar_today2020-09-28 09:20:00

側寫/文化治理掛嘴邊 鄭麗君捨得了官位離不開政治
▲鄭麗君政治經驗豐富,但是卻不曾傳出過任何負面八卦,無論在公開場合面對大眾還是在立法院內接受質詢,鄭麗君總是給人堅定而沉著的印象。(圖/記者葉政勳攝)

鄭麗君政治經驗豐富,從擔任青輔會主委,到蔡英文兩次競選辦公室發言人、立委與文化部長,政治生涯雖然長,而且但是卻不曾傳出過任何負面八卦,無論在公開場合面對大眾還是在立法院內接受質詢,鄭麗君總是給人堅定而沉著的印象,好像除了她所專注的文化、政治、工作,她不曾花費心思在其他事物上。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7月下旬提出採訪邀請的時候,鄭麗君馬上爽快答應,但是採訪還是排到了9月。除了陪伴她將上小學的兒子寬寬,卸任後的鄭麗君並沒有閒著,從出版人小聚到觀展、觀影,大大小小的演講也能看到鄭麗君的身影,卸下文化部長一職的她還是與藝文界互動熱絡,面對這樣的高人氣,她僅謙虛得說,「只是在應一些以前的約定。」

從政超過20年的鄭麗君難以僅用經歷豐富來形容,在她擔任第九屆立委時,甚至讓社運份子陳為廷進到立法院,痛罵時任教育部長蔣偉寧,讓不少青年學子對她印象深刻,進入內閣後,據理力爭的「堅定」性格,讓她不畏懼親自說服政院、各部會,達成她「部部都是文化部」的理想,也讓原本窮困的文化部預算飆升破200億,成長超過70%,用認真的人最可怕這句話用來形容鄭麗君絕不為過。

從立院轉入內閣後,作為一名執政者,鄭麗君以最「溫柔」的態度,面對各界的質詢和疑問,她總是告訴文化部的閣員,面對社會、人民的時候不能口出惡言,如果被外界誤解你,就要好好說明,有責任把政策說清楚,不過也要堅持住為政者的立場,這些像是四書五經之中的八股道理,鄭麗君的確在政壇獨善其身,而且身體力行。

▲聊起日常生活、家庭或是孩子,不知道是太習慣以一個政治人物的身份說話,鄭麗君總是開口不離政治。(圖/記者葉政勳攝)
▲聊起日常生活、家庭或是孩子,不知道是太習慣以一個政治人物的身份說話,鄭麗君總是開口不離政治。(圖/記者葉政勳攝)

從一名從政者到一名母親,鄭麗君的改變並不大,面對問題她從不選擇簡單、輕巧的方式搪塞,面對每一個提問,鄭麗君身體前傾且眼神堅定,聽完問題後「有求必應」但絕不避重就輕,雖然已經不是文化部長,但談到台灣的文化政策、文化預算到她理想中的文化產業鍊、文化中的陸海空三軍,鄭麗君一講就停不下來,她試圖留給台灣一片沃土,讓文化界成長茁壯,這是過去台灣文化界都不曾有的建設。

聊起日常生活、家庭或是孩子,鄭麗君講起帶小孩和如何提供一個好的成長環境,一恍神還以為她講的是文化政策;聊身為女性的職場、生涯,話鋒一轉便聊到社會結構與社會支持體系。

從帶小孩說到帶部會,從家庭生活聊到國家治理,鄭麗君的思考方式彷彿三句不離政治。

儘管政策的內容影響層面廣大,國家治理的願境也相當理想化,但是在採訪中從鄭麗君口中說的來的話,字字句句相當堅定,不含一點虛假,她相信自己說出來的道理,而你也會願意相信她說的理想,可能鄭麗君就是有這樣的魅力,才讓文化部的預算年年大幅成長,也是業界呼聲最高的官員。

訪問到尾聲,聊到她未來的政治出路,鄭麗君笑了,打從5月迄今,各界都在關注鄭麗君到底會不會角逐台北市長大位,即使已經卸任回家帶孩子,她還是被各界窮追不捨,鄭麗君只低調地表示,對未來沒有規劃,「我也不否認我可以捨得部長的職位,但我捨不得這4年的革命感情,之後能貢獻些什麼,那我就貢獻什麼吧!」

 

延伸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