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全代會2/綠色友誼少主何志偉 常委選舉再戰海派?

綠全代會2/綠色友誼少主何志偉 常委選舉再戰海派?

文/劉育辰

calendar_today2020-07-18 08:10:00|update2020-07-18 09:01:31

何志偉
▲民進黨立委何志偉。(圖/記者劉育辰攝)
綠色友誼相較往年的低調,今年動作頻頻,更由陽信董娘薛凌親自出征北市黨部主委選舉,但卻因與海國會間的惡鬥,兩敗俱傷;這次中央黨務改選,綠色友誼派出少主何志偉披掛,培養接班人的意味濃厚,隨著海國分家及湧言會的成立,兩路人馬再度狹路相逢,又將擦出什麼樣的火花?而何志偉當選中常委與否,也意味著綠色友誼能否在綠營權力核心存續。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說起綠色友誼少主何志偉,不得不從他的母親薛凌及繼父陳勝宏說起。何志偉對一般民眾來說,是標準的政二代;他的母親薛凌曾擔任過三屆立法委員,在丈夫胰臟癌病逝後的第7年,改嫁給民進黨中常委、陽信銀行董事長陳勝宏;在美國長大的何志偉,2006年時為了服兵役回到台灣,而當兵,也成了何志偉動念從政的重要轉捩點。
何志偉表示,他在20多歲時回到台灣服役、放棄美國國籍,2007年入伍,抽到了許多男人最抗拒的頭獎——馬祖;就這樣何志偉背著簡單的行囊去到馬祖,吹了一年的海風,在那段期間,何志偉認真的思考了他的身份、他的故鄉,以及他能為他的故鄉做些什麼,從美國回來一句台語都不會說的他,也靠著羅馬拼音,一個字、一個字的學習,就為了更貼近他的故鄉「台灣」,兵役結束後何志偉便開始他的政治之路。

不過,他的政治之路,不同於其他政二代靠著爸媽的關係直接空降,反倒是從基層開始做起。何志偉當過助理、民進黨青年部的幹部,慢慢地與地方熟悉,直到2010年才正式投入公職選舉。

陳勝宏與薛凌的幕僚指出,何志偉曾擔任過歷任2屆台北市議員、兩屆中常委,當立委也已經第二屆了,陳勝宏跟薛凌在歷經近年的選舉後,認為年輕選民意識抬頭,黨內也開始逐漸年輕化,顯然「年輕人的世代已經來臨」,所以打算交棒;何志偉在上一次擔任中常委時,身份還是還是台北市議員,現在當了立委,除了份量不同外,也比過去更加成熟,為了將來何志偉能夠獨當一面,才會希望透過這次的黨職選舉讓他有更多磨練的機會。

不過綠色友誼在民進黨派系中算是相對弱勢的小派系,碰上來勢洶洶的湧言會,在這次競爭激烈的黨職改選中,綠色友誼是否真有實力維持一席中常委?綠色友誼內部人士指出,從以前到現在綠色友誼都很清楚明白自己的實力,現在的目標就是維持一席中常委,不會想去跟別人爭,目前情況也算樂觀,維持一席應該沒有太大問題。

但說到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及當時海國會之間的恩恩怨怨,綠色友誼仍舊是滿腹委屈,據內部人士指出,選舉時綠色友誼一直處於挨打的狀態,但薛凌與陳勝宏堅持要團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未料抹黑打擊的手段卻越來越強烈,最後不只薛凌,就連何志偉以及當初出來調停的民進黨組織部主任李慶鋒、時任黨主席卓榮泰都一併被拖下水批鬥,甚至有團隊的成員被黑衣人跟監,薛凌為此痛罵:「要來衝著我來,但不要對我的團隊上下其手!」

▲民進黨前立委薛凌。(圖/薛凌臉書)
▲民進黨前立委薛凌。(圖/薛凌臉書)
雖然現在海國會已經分家、海派也進一步成立的湧言會,但也因為台北市黨部選舉過去這段「黑歷史」,不少人認為,湧言會與綠色友誼之間的戰爭很可能會延續到7月的中央黨職改選;據悉,在台北市黨部選舉的事件發生後,海派及綠色友誼內部曾有過接觸,當時海派就曾向綠色友誼表態,在台北市黨部這件事情海派從未介入、插手,與黃承國系統切割。
綠色友誼知情人士也透露,派系想要擴張是必然的,不過中央黨職改選投票是全國性的,目前看來,綠色友誼和湧言會的票源並沒有重複,自然也就沒有相互拉扯的問題,先前綠色友誼雖與過去的海國會有過競爭,但民進黨的傳統就是「黨內沒有敵人」,競爭階段結束後衝突就會結束、團結對外,綠色友誼現在跟湧言會關係也算友好,並沒有特別打對台的情況,一切都是外界多慮了。

綠全代會1/中常委選舉混戰 湧言會槓上綠色友誼連線 綠全代會3/心裡苦?英派掌門陳明文「半退、練兵」 綠全代會4/黃偉哲孤鳥振翅 幫蔡英文穩定派系平衡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橫綱凱咪爆出圈子內幕 如何看待支持的網美承認賣淫?

橫綱凱咪爆出圈子內幕 如何看待支持的網美承認賣淫?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