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徐永明退黨 卻扯出「國昌派」與「親綠派」紛爭

記者丁上程/特稿

calendar_today2020-08-06 09:00:00

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在宣布退出時代力量不久後,時代力量僅存的兩席台北市議員林穎夢及黃郁芬,也共同發表聲明宣布退黨。
▲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在宣布退出時代力量不久後,時代力量僅存的兩席台北市議員林穎夢及黃郁芬,也共同發表聲明宣布退黨。(圖/記者葉政勳、陳明安攝)

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因為涉及立委貪污案遭到檢方調查。雖然事後檢方諭令80萬交保候傳,不過仍免不了時代力量紀律委員會調查。而徐永明則提前出招,索性提前向黨中央遞交退黨申請書,連紀律委員會也不去了,名義上為了「黨的團結」,實則為了其背後的「國昌派」斷尾求生。就在徐永明退黨後不久,時代力量在台北市僅剩的兩席議員林穎孟及黃郁芬,也共同發表退黨聲明。兩人表示原因在於黨內放話文化積習已久,也硬是將時代力量黨內「國昌派」與「親綠派」的紛爭端上檯面。



▲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黃郁芬及林穎孟,兩人一同宣布退出時代力量。(圖/記者陳明安攝,2020.8.5)
▲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黃郁芬及林穎孟,兩人一同宣布退出時代力量。(圖/記者陳明安攝,2020.8.5)
林穎孟與黃郁芬出面說明時,直言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在於黨內人士頻頻放話,直指兩人是決策委員中洩漏消息的人。林穎孟更直言,「徐永明對外表示他是無辜的,黨內五名決策委員就在徐交保時,到台北地院門口送可樂加油打氣;那我在對外強調放消息的人不是我的時候,又有誰支持我呢?」黃郁芬也表示,近年來在決策圈內,「一但提出與既有決定不太依樣的意見,就會遭到同黨人士『非常令人難過』的指責。」黃郁芬更強調,在徐永明涉貪風波中,她在臉書上具名具體提出的質疑,不僅沒被黨中央接受,更遭到黨內人士批評「你這樣會讓大家討厭你」。

林穎孟與黃郁芬也共同指出了時代力量黨內,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只要不是「自己人」,就根本連聽都不會聽你在說什麼。而兩人沒有明說的,就是黨內「國昌派」與「親綠派」的長期紛爭。

國昌派與親綠派的紛爭,可以回歸到時代力量創黨時說起。當時參與創黨的成員,就有所謂支持黃國昌與偏綠派,不過當時有共同目標且還並未產生矛盾,所以黨內氣氛還算團結。而首次衝突爆發點,則是在2019年期間,適逢蔡英文出訪私菸案發生期間,時任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總召的黃國昌,頻頻針對私菸案進行相關爆料,導致時代力量黨內針對2020總統提名人選,究竟是要支持蔡英文,還是提出時代力量的候選人,國昌派與親綠派發生激烈爭執。黃國昌當時更在媒體上放話,表示「若是黨內有小綠存在,『我會義無反顧地離開』」。

▲時任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及洪慈庸,都在2019年相繼宣布退出時代力量。(圖/NOWnews資料照片)
▲時任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及洪慈庸,都在2019年相繼宣布退出時代力量。(圖/NOWnews資料照片)
此番言論一出不到兩個月,不只親綠派的林昶佐及洪慈庸大動作在媒體鏡頭前退黨,台北市議員林亮君、立委參選人陳雨凡、決策委員蕭新晟、林世煜、林郁容等人,也都相繼宣布退黨,可以說是「親綠派」與「國昌派」相爭後,而產生的退黨潮,也讓國昌派的勢力逐漸增長,甚至進一步把持黨中央決策圈。而留下的人除了「國昌派」外,也有不少黨內人士是單純不滿國昌派挾勢掌權,不過也被國昌派以「非我族類」為緣由打為「親綠派」,竭盡所能邊緣化甚至排除在決策圈之外。

▲IMG_2834.jpg
▲時代力量前主席黃國昌,遭到直指是時代力量黨內最大派系龍頭。(圖/NOWnews資料照片)
而時至今日,不難體會出林穎孟與黃郁芬兩人的心情。當初抱著青年參政、政治革新等理念加入時代力量,甚至努力成為地方民意代表,為時代力量開疆闢土,沒想到最後因為黨內路線紛爭,成為遭到排擠的異己。兩人退黨已經成為事實,但回過頭來看看時代力量,黨內若是再抱著「非我族類,全為異己」的心態處理相關黨務與決策,絕對還會再遭遇下一波的出走潮。而時代力量究竟還有沒有那個底氣,扛著泡沫化的風險面對黨員出走?也在在考驗著黨內是否真的有改革的決心。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金鐘55大預測!您覺得誰會是本屆視帝、視后?

金鐘55大預測!您覺得誰會是本屆視帝、視后?

繼續作答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