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青年農民返鄉耕作 自產自銷彰化縣表揚績優導護志工孕期營養也跟寶寶大腦發展相關
科技

MOD斷訊風波再掀黨政軍條款爭議 NCC恐淪為打手

MOD斷訊風波再掀黨政軍條款爭議 NCC恐淪為打手。(圖/NOWnews提供)
MOD斷訊風波再掀黨政軍條款爭議 NCC恐淪為打手。(圖/NOWnews提供)

中華電信MOD斷訊事件雖然告一段落,但觀察本次突發斷訊事件,國家通訊委員會(NCC)對於同樣是收視平台的MOD及有線電視,恐怕明顯有兩套標準。

有線電視這一兩年來因頻道授權爭議,數度傳出斷訊危機,NCC的做法是強勢介入頻道商與系統業者的協商,成立專案小組24小時待命,無所不用其極地在保護消費者收視權益,但對照MOD事件發生當下, NCC卻沒有處置,甚至表示「不介入商業協商行為」,前後做法反差極大。

NCC對於中華電信的「關愛」可回溯到2006年,當時政府為了扶持MOD,不受黨政軍條款限制,決議將MOD打造成開放式平台,由「電信法」規管,不得經營或干預頻道商收費及上下架,有線電視則由「廣電三法」管理,可以經營、代理、組合頻道等,但受到黨政軍條款管制。

事實上對收視戶來說,只是在傳輸技術上不同,IPTV (MOD) 與Cable TV (有線電視) 都是家中看電視的平台,兩套標準來管制讓人百思不得其解,並且中華電信董事長鄭優也多次表示,希望能夠廢除黨政軍條款,讓MOD與有線電視能拉齊管制。

在各界大聲疾呼政府解放媒體,廢除黨政軍條例之際,7月1日中華電信MOD事件爆發後,NCC卻在7月5日例行記者會中,未詳細說明如何協調處理,反而拋出「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加強對媒體經營者的限制,似乎有救援MOD、轉移焦點之意味。

針對近期NCC作法,台藝大廣電系系教授賴祥蔚認為,NCC恐怕管太多了,黨政軍條款設立是因當時老三台時代,媒體確實操控在政府、政黨、軍方手上,然而現在時空背景已大不相同。

賴祥蔚指出,生存是目前台灣媒體最迫切問題,面臨全球媒體龍頭Google和Facebook侵蝕本土媒體廣告量,該如何引進資金、注入活水,提升節目內容體質,但NCC卻將焦點放在黨政軍退出媒體,加強對媒體業者的管制。

賴祥蔚強調,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客委會與原民會,卻可以直接經營廣播電台,可見法規充滿漏洞,數位匯流時代,許多國家都朝向鬆綁,NCC卻決議反潮流而行。

銘傳大學廣播電視學系主任陳光毅也認為,NCC做法必須檢討。他說,根據電信法,中華電信只能夠提供平台,然而表面上MOD說沒有掌控頻道上下架權力,卻利用多種方式控制,導致本次斷訊事件發生,幾乎就是公然違法,但NCC的態度卻是消極因應。

陳光毅補充,中華電信MOD事件越演越烈,各界撻伐聲浪不斷,不論學者、專家、消費者等,都出來表達反對意見,外傳在政治力影響下,下架頻道才得以恢復至MOD套餐內,看來最後仍然是政治影響媒體。

陳光毅強調,對於大力推動反媒體壟斷法,嚴格執行黨政軍退出媒體的NCC來說,MOD斷訊事件顯得格外諷刺;另外陳光毅呼籲,在本土媒體面臨高度競爭、資訊碎片化的時代,應是給予媒體業者蘿蔔,而非一味給予棍棒約束,才能為媒體產業帶來一線生機。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