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瑞原(左起)、陳耀昌、陳郁秀、鄭麗君出席《傀儡花》記者會。(圖/公視提供,2018.03.23)
▲曹瑞原(左起)、陳耀昌、陳郁秀、鄭麗君出席《傀儡花》記者會。(圖/公視提供,2018.03.23)

曹瑞原執導、陳耀昌原著、公視出資、文化部提供預算的第一部台灣旗艦歷史劇「傀儡花」,日前宣布2019年開拍, 2020年推出!

斥資新台幣1.55億製作10集電視劇,這樣的預算遠遠高於現在台灣電視戲劇的水平,即使比起海外的知名戲劇大戲還略有不如,但是也非常可觀了。

曹瑞原2015年執導的「一把青」,以1.8億拍出了31集,作品非常叫好,在金鐘奬更是大有斬獲;如今有1.55億,要以1867年「羅妹號」這個台灣真實歷史事件為主題,拍攝出10集「傀儡花」,當然更令觀眾期待。

儘管導演超優、原著精彩,但是要真正打造出台灣的旗艦歷史劇,還有三大挑戰要一一克服。

第一個挑戰是製作團隊是否獲得充分授權。「傀儡花」這齣想要成為台灣第一部旗艦歷史劇的大戲,其實是公視的標案,只是金額大了一點而已。既然是標案,依照採購法,曹瑞原大導演也只是被委託的「廠商」,未必有充分的決定權。

在整個拍攝過程當中,包括決定劇本內容、進一步尋找更多資金、甚至行銷推廣,如果事權不集中,就很難真的把「傀儡花」做到最好。萬一變成公視負責發包、製作團隊負責拍完,而資金與行銷等卻沒有一併考量,一定無法發揮綜效。

第二個挑戰是誘因機制是否合理。以電影為例,有一些電影會提供分紅給導演、主角等主要創作人員,鼓勵全力以赴。但是現在公視用標案的方式,在誘因機制上難免多所限制。就算「傀儡花」的導演只在意作品帶來的好評等成就感,不考慮金錢誘因,但是恐怕不是整個團隊都一樣崇高。

政府部門的公務員思維及機制,長久以來嚴重限制、甚至扼殺了文創產業,例如演講費固定一小時1600元(最近放寬為2000元)等等。文化部與公視想把「傀儡花」等台灣故事持續打造成旗艦歷史劇,一定要打破公務員思維、引入合理的誘因機制。

第三個挑戰是行銷與推廣。「一把青」非常叫好,但是在得奬之前即使在台灣也不太叫座,非常可惜。台灣要打造旗艦歷史劇,不只要有大投資,更應該要有大收入,這樣才能可長可久。「傀儡花」能有1.55億預算,這是好的開始,但是如果有超過1.55億的回收,那就也有好的收尾了。問題是,在現在的標案設計之下,行銷與推廣的安排不夠完善,這個部分沒做好,越多的投資就越難以回收,難免會引來批評。

要行銷推廣「傀儡花」等旗艦歷史劇,台灣市場是第一優先、中國大陸市場則是重中之重,然後才是亞洲與其他海外巿場。

中國大陸二月宣布了惠台政策,公視的「傀儡花」要不要利用這個契機爭取行銷推廣到對岸及其他海外市場?誰來做?怎麼做?文化部與公視會因為政治考量而自我設限嗎?坦白說,如果不能把台灣的故事賣到中國大陸等其他市場,台灣旗艦戲劇根本就難以大放光芒。

台灣要拍旗艦歷史劇令人充滿期待,希望文化部與公視攜手克服三大挑戰,讓全世界持續看到來自台灣的精彩好戲,這不但有助於影視產業的發展,更能真正行銷台灣。

●作者:賴祥蔚/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