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鄭麗君:家庭是夫妻互相扶持 不是女性的負擔

專訪/鄭麗君:家庭是夫妻互相扶持 不是女性的負擔

記者王彥智/綜合報導

calendar_today2020-10-19 11:43:12|update2020-10-19 11:44:16

鄭麗君
▲鄭麗君接受《姊妹淘》專訪。(圖/記者葉政勳攝, 2020.09.08)
鄭麗君41歲才步入家庭,並以45歲的高齡生下兒子,更在產後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重返立法院戰場。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現在,她暫時褪下政治的衣冠,回到家庭拾起「專職母親」的身分,就讓我們跟著《姊妹淘》的專訪,聽聽她在「文化部長」與「麗君媽媽」的角色切換,有什麼樣不同的體會吧!
「百歲寶寶」的誕生,豐富了她的人生

41歲時走入婚姻,結婚後幾年也始終沒有懷孕,鄭麗君笑說,當時跟先生加起來已經超過百歲,不敢奢望能有孩子,也因此當45歲懷孕時,她真心感激上天的眷顧。當時擔任公職,同時又是大齡孕婦,她不諱言是個艱難的雙重考驗,如果可以選擇,她會希望能年輕一點懷孕,不過也因為這個經驗,讓她回想起那段歲月,還是覺得人生很精采豐富。

從學生時期就一頭栽進學運、社運,鄭麗君在政治這條路上走了超過三十年,她回想過去,除了在留學期間有段時光保留給自己,其餘歲月幾乎都奉獻給社會,甚至在懷孕時、生產後,她仍不敢懈怠地在立法院捍衛自己的理念,錯過了許多孩子成長的歷程。所以從今年五月卸任文化部長,她將大部分的時間留給家人與孩子,專心做個「麗君媽媽」。

當我問到是當「文化部長」不容易,還是做「麗君媽媽」來陪伴孩子困難,她說,只要認真做每件事情,都不會是簡單的,但她非常享受這過程,而且與其說是陪伴孩子,她反而覺得是孩子在陪伴她。她理解到台灣屬於「知識型社會」,在孩子學習過程中較容易得到「知識」的刺激,但對於「生活的體驗與律動」則是相對匱乏的。所以她會主動帶孩子勞動,甚至讓孩子盡情在大自然「野放」,卻沒想到也意外地「野放」了自己,騰出更多時間思考與沉澱,無形中也學習到了怎麼成為「母親」,以及領悟到陪伴的意義是什麼?

▲
▲ ▲鄭麗君41歲才步入家庭,並以45歲的高齡生下兒子。(圖/截自鄭麗君臉書)


「我們人長大,就會忘記自己是怎麼成長過來的,也因此陪伴孩子,等同於重新回顧生命的發展,所以我覺得,陪伴就是生命的參與,也讓我能回頭思考,我是如何成長成現在的我?」鄭麗君這樣說。

回首過去,鄭麗君的父母帶著兩個皮箱就從苗栗來到台北,借住在親戚家,白手起家草創一個小工廠,在物質的條件上是缺乏的,而她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也更能親身體會父母為了提供家裡更好的環境,是如何辛勤的工作。

「勞動的父母,是最好的身教。」鄭麗君說,陪伴孩子,不是把所有時間與精力都在陪他玩,而是要先把生活過好,要與孩子在生活中互相陪伴,無形中孩子也會跟著父母學習。「小時候我便看著父母非常辛勤地工作,在生活中也展現熱誠與善良,我從來沒看過我的父母對別人大聲講話,也盡可能幫助家人,更給我們孩子滿滿的愛,這就是他們給我最好的教育。」

在我們的印象裡,鄭麗君一直是溫柔而謙遜的形象,即使曾經遭受過無端的謾罵和責難,也從沒有見過她無禮反擊。原來,她的修養早已來自於父母所給的身教,她擔任公職時24小時夙夜匪懈,也是父母一直示範著的敬業精神。也因此,當她轉換身分,從孩子變成母親,她也把這套教育哲學複製,將身教放在第一順位。

 

家庭就是互相扶持,沒有性別的框架

在孩子成長的六年時光,鄭麗君坦言做為24小時責任制的政務官,加上自己工作狂的性格,的確讓工作佔滿絕大部分的心力和時間,所以她很感謝老公一直以來的協助。然而當她決定卸任文化部長,回到家庭,卻有人對她說「現代女性應該要追求自己職涯的發展,不應該受限於家庭的角色。」但她說這是個誤會,做出這個決定,主要是她覺得過去六年給家人與孩子的陪伴太少,心裡始終很不踏實,加上先生已經當六年的奶爸,也是時候讓他鬆口氣,而這就是她所追求的「家庭中真正的平權」。

沒有人義務要做家裡的哪個特定角色,這本該就是互相扶持,更遑論早已過時的「男主外,女主內」,只要夫妻兩人能夠溝通好一個互相舒服的狀態,就能自由做選擇,沒有預設的框架,雖然很多家庭仍無法找到一個完美的平衡,但她認為,這是「社會結構」持續在努力的部分,讓為人父母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角色,同時也能兼顧好家庭。

說到這,她不好意思地笑說自己又不小心慣性地談論起政治和社會責任,但也不難看出即便她暫退政治圈,對於實現社會的理想抱負,仍是她內心最掛念的一塊。

▲
▲ ▲鄭麗君認為身教遠大於言教。(圖/截自鄭麗君臉書)

 

女性不要自我設限,要展現出溫柔而堅定的力量

鄭麗君年紀輕輕便踏入政壇,從基層到中央,從立委到文化部長,都能展現出高度的EQ與能力。她說從政和陪伴孩子的心法很像,就是「溫柔而堅定」,對孩子不需要言語激烈,但在給予生活規範時需要堅定的意志。同樣地,無論是擔任立委或部長,都勢必會遇到不同程度的問題與衝突,而她最基礎的原則便是「據理力爭」,面對對的事情,就要有堅定的態度,但若要尋求合作,則要身段柔軟溫和,不去做人身攻擊,為對的價值觀、公共利益,爭取最大的福祉。

不過談到女性在職場相對弱勢的狀況,她坦言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可能隨著照顧小孩、家庭,依舊存在著玻璃天花板,當然宏觀來說,要改變,就必須透過社會體制與結構的進步、政府的政策與服務,去支持每個家庭,讓性別平等更容易實踐,讓女性在職場才能更安心投入,克服因為各種因素而造成的不公平。

不過慶幸的是,台灣對於女性的發展是相對進步的,不只是台灣女大學生比例高於男性,在各公司身居要職的女性也早已普遍,更看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女性的三軍統帥。所以,其實更多時候,女性的弱勢感來自於「自我框架」,覺得身為女人就應該做到什麼、符合哪些期待,這反而是現在女性最應該掙脫的束縛。

「我相信不只是實踐平權,而是女性的價值觀與世界觀可以有新的思維,女力的發揮不只是實踐自己,更是期待對社會有不一樣的貢獻。」鄭麗君這樣說著。
從鄭麗君身上,我們看見的就是台灣女性的縮影,有著溫柔謙和的氣質,但內心卻有充滿抱負與理想的宇宙,家庭不是她的負擔,而是最甜蜜的羈絆。而我們也能以她為範本,在職涯與家庭中找尋平衡,同時不辜負內心的理想,做一個能自由選擇的現代女人。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

追劇超lag、打遊戲爆Ping、房間沒訊號,各種一秒惹怒網友的居家上網困擾大集合!

追劇超lag、打遊戲爆Ping、房間沒訊號,各種一秒惹怒網友的居家上網困擾大集合!

繼續作答
千萬票房國片,您最愛哪一部?

千萬票房國片,您最愛哪一部?

繼續作答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