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案清潔師/誤闖殯葬業的震撼教育 上班首日就學鏟臉皮

記者劉雅文/專題報導

2021-02-01 16:01:00|2021-02-01 18:34:03

▲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到現場第一步,先評估污染範圍。(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探索命案現場清潔師這個職業,玥明特殊清潔公司的創辦人盧拉拉(化名),分享他走上這條創業路的原因。盧拉拉誤打誤撞在大學的時候,志願填了生死學,開始學習一些殯葬知識,再加上高中在便利店打工的經驗,煩人的奧客讓他對於與人接觸「敬謝不敏」,因此順理成章進入殯葬業,當起禮儀師,以為只要顧大體,他沒想到的是,原來這一行要面對更多的人,以及更多的負面情緒。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創辦特殊清潔公司的命案清潔師盧拉拉。(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進入殯葬業的第一天,盧拉拉就上了一課,第一個案子只能用「震撼教育」來形容。
回想當時的場景,是在一個國宅裡面,現場有個過世的老人家,因為生前是坐在搖椅上,死亡時往前摔倒,所以面朝下的趴在地面上,被發現的時候已經往生多天,盧拉拉到了現場要將大體裝入屍袋中,沒想到將人翻過來以後,「看到那個畫面,我驚呆了!」
只見往生者的臉一片血肉模糊,上頭是滿滿的蛆,早已經看不清楚五官,盧拉拉回過神才發現,原來往生者的臉皮還黏在地板上,嚇得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一旁的前輩只說了一句話:「一定要給人家一個全屍。」淡定的遞給他一把油漆刮刀,要他把臉皮鏟起來。
當時的盧拉拉,上班第一天、穿著正式的西裝,手拿著刮刀,就這樣蹲在地板上一點一點的刮起臉皮。問他害不害怕?他說他內心跟腦袋在那瞬間一片空白。「我只能不斷告訴自己,不管再怕都不能表現出來,一定要想辦法讓自己鎮定,因為就是別人做不到才委託你,如果你也慌了,他要信任誰?」
▲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各種防護裝備,要做到滴水不漏的防護。(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隨著在殯葬業行走多年,盧拉拉發現這個社會上,意外死亡、孤獨死亡的比例越來越高,但卻沒有專門的人來做往生者的事後處理,於是四年多前他跟朋友討論過後,決定合作成立特殊清潔公司,來為這些現場做還原。
不過,一直到現在,他的公司成立多年,家人還是完全沒辦法接受。盧拉拉自嘲說:「確實!誰會願意自己家人,書念那麼高,又去做這種沒人願意做的工作?」家人總希望他可以成為公務人員,至少是份穩定的工作,而不是這種,被他們認定是「噁心的、髒的」命案清潔師。
雖然得不到肯定與認同,但你問他「如果讓你重新選擇一次,還會做這一行嗎?」他卻沒有絲毫的猶豫,甚至說會提早10多年投入這一行,因為他堅信,如果這個職業早點出現的話,說不定可以阻止掉很多事情發生,不管是輕生,還是獨居孤獨死亡。
▲命案清潔師盧拉拉。(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命案清潔師盧拉拉。(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在訪談中的盧拉拉,言語中分享著很多他的人生觀,「我們可不可以做點不一樣的事,不要一直是階級複製、子承父業。」確實,社會很難讓我們跳脫框架,所以他認為人只有一生,做一些瘋狂、叛逆的事情也沒關係,只要不要危害到他人,反而像這樣好好做一件事,至少沒有白活。
就算有親戚問起他在做什麼工作,他也都能坦然的直接面對,因為他認為既不偷也不搶,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他很感謝這工作中,讓他看到很多社會上被忽略的部分。

NOW民調中心

您最喜歡吳孟達那一部作品?

您最喜歡吳孟達那一部作品?

繼續作答
大家庭出遊時會選擇的交通工具?

大家庭出遊時會選擇的交通工具?

繼續作答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PK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