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雅芬/ 城市中的苦行

趙雅芬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趙雅芬/初老熟女,前資深媒體人,現專職寫作。著有《熟前整理— 親愛的 錯的不是你》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真不知道當初是哪來的豪猛勇氣,但冥冥之中又感覺一絲被牽引的心。去年下半年的工作十分忙碌,自己給自己壓力,當心開始焦慮,身體逐漸流失元氣。總覺得瑜伽能救自己,總記得不論多麼疲累繁忙,都要一路奔跑趕上預約好的課程,站上瑜伽墊的那一刻起,心情平靜,大腦穩定。多年以來和瑜伽的關係綿長卻簡單:一個可以讓自己專注的運動。
多年以來也始終不深切看待自己的瑜伽練習,那些難度高的體位法,像是倒立、劈腿及舉凡折來扭去的那些動作,都視為是與我無關的「特技」,因為做不到、因為內心恐懼、因為害怕受傷,所以視同放棄。那是去年十月上完一堂瑜伽課後瞄到的一份傳單,關於瑜伽師資培訓班的介紹,靜下心慢慢看完,再緩緩放回架上,訕笑自己:這把年紀、這副堅硬的老骨頭,體力這麼差、體位法又這麼弱,憑什麼資格去上師資班呢?腦子是否定的,但內心卻懷抱好奇。一個月後,去了說明會,在那個微涼的晚上,我像個小學生般發出疑問:「從小就怕鬼片,那個在電影『大法師』出現的輪式,我從來都不敢做,也做不到。」「師資班同學的程度應該都很好,當我做不到那些動作時,我該怎麼面對自己沮喪以及比較的心?」沒有人可以給你百分之百的解答,除非你自己真切實在的去經歷。於是,從二月中開始投入了瑜伽師資班的課程,目的不是為了當老師,而是重新認識瑜伽在生命中的意義。對於我這個向來睡到自然醒,始終過慣深夜生活的懶人而言,這的確是跳脫舒適圈,城市中的苦行。剛開始上課完全是昏迷懵懂,每晚睡前謹慎設定iphone和ipad的鬧鐘,早上六點前脫離溫暖的床,在寒冷灰黑濕冷的空氣中上課去。半夜驚醒以為晚起了是常有的事,比起過往上學上班都還膽顫驚心。體位法是從基礎學起,打開鎖骨、提起身側肋骨、膝蓋骨上提,原來,光是站好就不容易,還得記得好好呼吸。第一周晨練階段就進入倒立,當我目睹大部份的同學們似乎都輕而易舉的倒立定格,壓力立刻油然而生。「為什麼要自不量力來這個魔鬼訓練營?我明明資質就很差啊!」好幾度跟不上同學的進度和程度,前彎彎不下去,後彎身體僵硬,扭轉抖到不行,滿身爆汗卻做不到正位的動作,我的心忍不住往下沈,交錯層層負面情緒。班上的兩位指導老師Jay 和Denise都極為優秀,嚴謹認真細心又有耐心,第一天上課他們兩人就記得全班的名字,幾個體位法之後,他們立刻掃描出每個人的身形特性,予以不同屬性的指導。「做不到的動作,就用輔具。瑜伽沒有任何捷徑,唯有不間斷的練習,並且放下執著。」這是他們最常給的鼓勵。不間斷的練習和不執著,這是瑜伽的精神,也是人生的道理。在不斷又不斷的練習之中,我逐漸領悟,每一個體位法都要帶進警醒的覺知,而好好跟自己好勝好強性格引發的挫敗感相處,更是一門平衡的內省學問。瑜伽沒有輸贏,只有謙懷的學習。還有三周的課程,還有好多好多要學習。上課啊,何其沈重,極其豐盈。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