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AV圈1/中國博弈業年砸5億投資 清純台灣妹進軍國際

何哲欣/專題報導

新冠肺炎改變了全世界樣貌,改變了人與人的連結,也帶動網路新興產業的發展。AV、SWAG、麻豆、蜜桃、女優……這些詞彙,過去幾乎都是主流媒體視為難登大雅之堂的報導題材,但近來卻頻繁出現在網路新聞版面。AV產業不再像過去是難以啟齒的行業,反而有機會成為淘金的藍海市場。《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AV產業的片商、導演、男優女優等從業人員,揭開AV產業的神秘面紗。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北美華語AV協會」舉辦的第一屆「全球華語AV成人大賞」線上頒獎典禮,1月底高調登場,還選在農曆春節後的開工日、2月7日,在YouTube和成人平台Pornhub等網路社群首播。根據主辦單位的數據,每個月觀看華語AV的人數,超過2800萬人次。華語AV片商資金主要來自中國博弈產業,他們看上了台灣妹的清純可愛,近幾年資助台灣拍攝,也帶動台灣AV產業逐漸蓬勃發展。

目前較知名的華語AV平台,包括皇家華人、蜜桃、SWAG、麻豆傳媒、TWAV、天美傳媒、蜜桃傳媒等。根據估算,每個平台每月在台灣投資的拍片量約10部,每部片平均資金約40萬元,換算後等於台灣AV產業,每年可獲近5億元的投資!也難怪越來越多新銳導演、女優,紛紛選擇投入AV圈。

台灣AV近年蓬勃發展,有其天時地利人和。知名的AV影評人、「PLAYNO.1玩樂達人」創始人一劍浣春秋說,台灣的AV產業最早可以回溯到2003年,宣宣與阿賢合拍的《台灣水電工》,不過20年前的台灣民風保守,法律紅線不明,拍AV動不動就會被說妨害風化。

「隨著社會風氣轉變,法官對於猥褻的解釋慢慢改變,法律不會再隨便找人麻煩,加上科技也跟著進步,過去大家看片要找D槽,現在用網路到平台找片更方便,讓台灣AV成長的條件漸漸成熟。」一劍浣春秋分析。

此外,AV直播平台SWAG近年一連串衝撞法律的行為,也是一大關鍵。先是2020年5月,一名SWAG女直播主搭著「魔鏡號」,在台北市東區捷運站出口直接車震;2020年底,不斷有網紅在西門町舉牌徵男友、徵乾爹甚至徵砲友。2021年1月,SWAG推出「捷運系列」影片,打造與台北捷運一模一樣的車廂,以假亂真讓觀眾誤以為真有女優在捷運上嘿咻。

一劍浣春秋說,這些都是SWAG的負面行銷,甚至可說是在吃法律豆腐,氣得警方大動作送辦,但調查結果,「拍攝」本身都無違法,即使有散布色情影片疑慮,檢察官最後也都緩起訴。SWAG在捷運車廂事件後,去年5月重新開台,加強自律機制,並與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建立聯繫窗口。「法律不再故意整你,大家就漸漸敢公開、敢宣傳。」

不只法律解釋鬆綁,一劍浣春秋也提到,「疫情期間是讓台灣的AV滋養的溫床!」新冠肺炎疫情讓各國邊境封鎖,過去日本AV女優常來台出席成人博覽會,現在日本女優無法來台,讓台灣女優有機會成為片場主流,「(AV圈)有人覺得有利益可圖,就學習把女優包裝成演員、明星,新一代台灣女優不再害怕站到鏡頭前面,也更有利AV萌芽。」

去年5月台灣疫情嚴峻,進入三級警戒,不少AV導演也都坦言,會投入拍攝AV,與疫情期間影響收入有關,這些導演原本都有自己的工作室,會接知名品牌或地方政府的形象廣告,但疫情期間收入銳減,剛好有朋友介紹,就開始兼職當AV導演。

例如TWAV製片Morgan,本身也是導演,他會與一般廠商合作拍廣告、幫歌手拍MV,大家也都知道他現在已投入AV拍攝。「男生朋友覺得我在拍A片很酷,但卻忘記我原本在拍廣告、拍MV,對外介紹都說我是拍A片的,心理難免會不平衡。」Morgan開玩笑說。

Morgan說,疫情爆發後,AV片出現大幅度成長,「大家沒事在家都在看片」,AV片商也多了好幾家,彼此競爭日益激烈。

網紅推手圤智雨,曾捧紅「宅男女神」阿喜(林育品)、「情色教主」雪碧(方祺媛)、「最美魚販」阿澎(劉心語)、横綱凱咪等人,最近因為執導《華根初上》聲名大噪,他也坦言,雖然7年前就曾幫外國客戶導過AV,但去年疫情爆發,收入銳減,朋友又找他幫忙,且片酬還不錯,就決定重操舊業。

資深男優Jacky也直言,「疫情促成了這個產業發展!」情侶、夫妻在家沒事追求情趣,就上網看片,觀眾需求增加了,當然就會有更多人會投入這個產業。

曾在SWAG擔任直播主,號稱台灣第一女優的吳夢夢,也感受到社會風氣的轉變。吳夢夢說,媒體報導越來越多,原本過去大家對AV產業存疑,如今也知道女優就只是在拍片演戲,沒什麼不一樣,「我剛好比較幸運,也帶起了這個風氣,我覺得很棒,可以有越來越多人願意進來這個產業。」

社會開放、科技進步,加上司法體系容許、疫情改變人與人相處模式,台灣AV蛻變成新興產業。

到了去年9月,韓劇《魷魚遊戲》紅遍全球,YouTuber米砂搭上熱潮,投入百萬成本製作《鮑魚遊戲》,重現原作123木頭人與椪糖2個關卡,找來近20位男優女優一起拍戲,噱頭十足,影片公開首日便湧入超過10萬名網友朝聖。

接著,圤智雨再找爭議網紅鄧佳華協助圓夢拍AV,也跟風熱門台劇《華燈初上》,取名《華根初上》,同樣也成功吸引網友點閱。這兩部AV,號稱台灣AV史上最成功的兩部作品,捧紅了不少女優,也加速刺激AV產業的發展。自此之後,媒體爭相報導AV女優、作品,台灣AV漸漸佔據娛樂新聞版面,不再是媒體禁忌話題。就連《BBC中文網》,今年初也接連訪問了吳夢夢與有「暗黑楊丞琳」稱號的女優孟若羽,本土兩大知名女優躍上國際新聞版面。

《華根初上》由TWAV籌畫。TWAV製片Morgan透露,該部片在台灣就賣了3萬多筆,以一筆120元計算,票房等於賣了3百多萬元,算是相當不錯的成績,比起一些國片,毫不遜色。即使撇開《華根初上》與《鮑魚遊戲》,Morgan估計,AV投資成本若都以30萬元到40萬元計算,收益有機會上看一百多萬元,等於有3、4倍投資效益,「現在投資拍MV,都不一定有這樣收益!」

饒舌團體187INC作品充滿色情暴力等露骨話題,成員Young Johnny(強尼)擅長拍攝成人題材影片,本身也是AV導演,近年來累積拍攝40幾部AV。他說,台灣女優在國際是新面孔,很吃香,因為台灣妹子講話婉約、很有親切感,有自己的支持群眾在。

剛入行不久的新銳AV導演阿嘉(化名)也提到,台灣AV片商主要來自中國,中國法律限制嚴格,難拍AV,導致資金紛紛流入台灣,而台灣妹子聲音神情、肢體動作,都相當溫柔可愛,相較於中國女生的強悍,台灣女優很討喜,「這是台灣AV的優勢。」

「SWAG問世後,台灣AV已經比其他華語國家走在更前面,台灣的AV成長空間很大,我覺得這是台灣的機會,讓台灣AV有機會外銷到國外去。」Morgan樂觀看待。

但既然是新興產業,就必然存有隱憂。台灣AV要能發展,最大問題還是資金不足,即使每部片平均能獲30萬元到40萬元投資,但女優片酬幾乎就佔了三分之一到一半,且不論男優女優,片酬很明顯已出現天花板。

Morgan說,台灣女優,素人初期片酬約是6、7萬元,漸漸累積知名度、表演內容品質累積口碑後,片酬會漸漸增加,若再挑戰高難度動作、或是拍多P影片,還可以再加碼,但無論如何,天花板大概就是20萬元,「一部片成本30多萬元,女優就佔了一半,剩下的才分給拍攝團隊,女優片酬佔比例太高,這是華語AV很大的問題。」

至於男優片酬,更是少得可憐。目前業界行情,男優每部片酬約6千元到8千元,頂多一萬元。價碼的差異,讓女優可以專職拍片,男優卻還是只能當兼差,很難當正職。

Morgan說,與TWAV有合作經驗的女優約70人,但表演與工作能力達標的女優,只有約一半人數,男優的人數更少,表現好的男優也不是天天有,如果片商之間又削價競爭,難以吸引更多男優女優入行,「觀眾總還是會看膩。」

Morgan直言,有些片商不願再加碼投資,主要都還是認為,反正女優只要長得正,就會有人看,看AV也不會從頭看到完,還不就是快轉到重要劇情。但他認為,男優女優的待遇增加,才能吸引更多優秀演員入行,他們也才更能專注在表演藝術上。

一劍浣春秋舉例,日本當紅女優三上悠亞的片酬,幾乎可以讓台灣拍10部AV,但台灣片商成本考量,拍片不是為了靠AV點閱賺錢,是為了導流到直播平台賺取抖內,或是藉AV宣傳博弈APP,導流回博弈平台,「台灣AV被當成一個媒介,成本就不太可能抓太高。」

「日本是靠很多有名女優,慢慢把這個產業拉起來,台灣的AV要從發展階段,繼續成長到賺錢的產業,也是要靠幾個高知名度的小模或網紅下海,才可能會有爆炸性成長。」一劍浣春秋說,正因如此,之前有片商看上網紅青青,開價4百萬元鼓吹青青進軍AV圈,可惜最後不了之。

只是即使有片商願意砸大錢投資,台灣觀眾的視聽習慣,還是可能讓片商的投資血本無歸。一劍浣春秋說,隨便舉個例子,如果女神等級的雞排妹宣布拍AV,宅男們問的絕對不會是去哪裡買,而是去哪裡抓,「台灣的購買能力就是這樣,大家都想看免費的,也難怪片商的成本,都只能抓這麼一點點,因為能賺的就是這樣。」

資金上限是問題,產業環境與風氣又是另一問題。圤智雨曾在臉書列出台灣的女優七大罪,指許多本土女優有毒癮、沒有職業道德、男友狗等。他也說,拍片都需要宣傳,例如《華根初上》,他把唱片圈行銷的那套邏輯搬到AV圈,果然引發話題,但多數片商並沒有行銷的概念。他直言,台灣的AV要追上日本AV,「五年內不可能!五年後,要看運氣!」

吳夢夢也認為,台灣AV產業市場不夠大,難吸引更多資金投入,也不方便行銷,「我有時候遇到計程車司機,他們也不知道台灣有在拍A片,所以也不知道怎麼購買。」且台灣的社會風氣,對A片的行銷也是一大阻力。吳夢夢說,有些女優也不想行銷,不希望家人或朋友得知。

孟若羽與女優苡若、金寶娜與男優仔仔4人,3月初聯合聲明控訴經紀人無視演員需求,宣布解約。隨著AV片量大增,演員與經紀人之間的衝突,也會是台灣AV前景的隱憂。

孟若羽說,「日本要捧一個女優,出道前都會先幫她做好一切準備,包括體態、演技等,都會一手包辦,一切狀況OK了,才會安排女優開始工作,在台灣,男優女優都只能靠自己。」

一劍浣春秋也同意,日本的AV產業成熟,就是包括經紀公司、片商、發行、馬賽克、審片等,都是彼此獨立的單位,產業鏈發展相當完整,但台灣必須要有人願意再繼續投資,才能把產業做大,只是這都很難,「台灣的AV未來有機會,但要努力的時間,要比日本長很多。」

不過阿嘉說,真的有在看台灣AV的人就會發現,台灣女優看來看去就是這2、30人,但換個角度想,現在女優只有這些人數,就能有這麼大產值,如果台灣女優人數再繼續增加,變成50人、1百人,獲利會更驚人!「日本早我們這麼多年,收益都這麼可觀,台灣才剛起步,還有很多地方要改革、要進步,需要時間去淬鍊。」

Morgan也說,台灣的製片公司要有默契與共識,要一起努力提升台灣AV的品質,有些正派的AV經紀公司,開始仿效演藝圈的經紀模式,除了協助旗下藝人接案,也會投資藝人精進演技,成立演員訓練班,規劃完整的演藝生涯,「台灣的AV圈問題很多,但我們也是在走日本過去走過的路,時間久了,我們會慢慢日追上日本的製片水準,華語AV市場會發展得越來越好。」

「我們慢了日本十年!」Young Johnny說,「每個行業都需要競爭,一直競爭,才會越來越進步,日本拍A片全世界第一,就是因為政府願意承認這個行業,願意support,還有社會風氣也很重要,大家心態越來越健康,AV產業才會蓬勃發展。

他信心滿滿地說,「AV產業是很屌的產業,跟貿易一樣,可以賺外國人的錢,我很看好台灣有機會追上歐美日本等先進國家。」

中國媒體日前報導,公安今年年初在廣東、四川等地,共查獲3個AV拍攝團隊,並逮捕24名嫌犯,這些團隊拍攝超過50部AV賣給麻豆等平台,非法獲利500多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200多萬元)。消息一出,兩岸網友紛紛哀號,擔心衝擊未來華語AV的市場。

不過阿嘉一點也不擔心。他說,AV的需求不會消失,中國掃黃,只是讓製作團隊轉進台灣,台灣的「產業鏈」會越來越吃重,未來更有助於台灣AV產業的發展。

【完整系列報導請見:AV產業大揭密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