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女神爆睡金主!正宮深夜再砲轟 千字文揭曾格爾心機

▲被稱為登山女神的曾格爾日前被週刊踢爆約已婚富商人夫泡湯過夜。(圖/曾格爾臉書)
▲被稱為登山女神的曾格爾日前被週刊踢爆約已婚富商人夫泡湯過夜。(圖/曾格爾臉書)

編輯中心/綜合報導

被稱為登山女神的曾格爾日前被週刊踢爆約已婚富商人夫泡湯過夜,被正宮提告求償200萬,然而正宮除了第一時間透過律師發聲明外,5日深夜又在臉書發出千字文,痛批曾格爾包裝成女性之光,卻用物化女性方式獲取資源,導致她先生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正宮表示發現的那個晚上,她一邊哭一邊截圖,前後就截下了175張,痛批曾格爾「在訊息裡不斷請我先生幫忙募款,據我所知我先生和不少朋友已經捐款給她,款項不是匯到她在募資平台上的集氣計畫,而是匯到她國泰世華私人帳戶,甚至直接要求我先生給她170萬, 她就可以不用這麼累了」!

▲(圖/翻攝自曾格爾 Grace Tseng臉書)
▲登山女神曾格爾遭踢爆約富商人夫泡湯住宿。(圖/翻攝自曾格爾 Grace Tseng臉書)
正宮也看見了許多曾格爾向老公提出邀約「泡湯住宿」、「按摩」的訊息,讓她痛批「曾格爾把自己包裝成女性之光,卻用最物化女性的方式取得資源,甚至用盡心機直接對我侵門踏戶而來,她身上的金氏世界紀錄光環、法鼓山榮譽董事、台灣最年輕攀登K2女性、出書、接受媒體專訪的背後,到底還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富商正宮表示「曾格爾不當的行徑嚴重侵害我和我的家庭,此事所造成的傷害,不是只有我個人,還有我的孩子」並透露對於先生跨越界線,正宮強調「我先生自制力不足,背叛了我們29年的感情,我能否原諒他,並和他一起修復我們一家人的幸福,現階段的我真的不知道。」

不過目前對於指控,曾格爾也在臉書表示「我人還在尼泊爾,關於媒體相關報導驚擾大家,實在是不好意思,我是個以登山為志業的人,能夠走到這裡,衷心感謝各界的關心和支持。我將對報導不實之處和惡意誹謗者委請律師採取法律行動,關於此事我將不再回應,靜待法律處理」。(編輯:張嘉哲)

以下為已婚富商正宮臉書全文:

那一夜我一邊哭一邊截圖……竟然截了175張。一個29歲的女性,為何會看上大她26歲的大叔?在只見過幾次面的狀況下是什麼樣的情誼?我本來一直想不透這個情節。

曾格爾和我先生認識九個多月,大部份時間都在國外爬山,她在國內時間鮮少,兩人見面只有六次,三次都有其他朋友(其中兩次我也在,並且在我家),兩次他們單獨在餐廳,最後一次8/29泡湯共宿之旅讓我的家走上毀滅之路。

為了想進時尚圈,她曾經特地來向我請益,甚至積極表達要把經紀簽給我,她說她想紅,想要出席很多時尚活動,我也不吝嗇的給了她諸多建議。她不是少不更事的女孩,不可能不知道和人夫要保持距離。

Messenger 上密密麻麻的聊天記錄,再穿插一些嗲聲嗲氣的語音訊息,訴說著募款和中國許可證取得的困難,分享她挑戰極限的心情和未來嚮往。我才發現原來爬山時訊號這麼好,時間這麼多,看來她一直被議論用商業攀登來爬八千尺以上高山所以比別人輕鬆,這個評論不是空穴來風。

認識我先生的人都知道,他熱心助人,她在訊息裡不斷請我先生幫忙募款,據我所知我先生和不少朋友已經捐款給她,款項不是匯到她在募資平台上的集氣計畫,而是匯到她國泰世華私人帳戶,甚至直接要求我先生給她170萬, 她就可以不用這麼累了。看似討論著個人未來發展前景的同時,她還主動穿插著「現在日本是不是開放的?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去」、「要不要去住日式套房泡湯」、「要不要去住三二日式」、「去三二的時候要不要去按摩」……等等親暱話語,每一句都是曾格爾主動開口邀約,讓我先生犯下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至今我都覺得這句話是男人的狗屁藉口。

我想通了,因為商業攀登需要很多錢,她看上的是財力和人脈,鎖定我先生之後,曾格爾以情色誘惑,只為了達成她的募款目標,讓她再去雇用很多雪巴幫她創造世界紀錄。

曾格爾把自己包裝成女性之光,卻用最物化女性的方式取得資源,甚至用盡心機直接對我侵門踏戶而來,她身上的金氏世界紀錄光環、法鼓山榮譽董事、台灣最年輕攀登K2女性、出書、接受媒體專訪的背後,到底還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曾格爾不當的行徑嚴重侵害我和我的家庭,此事所造成的傷害,不是只有我個人,還有我的孩子。我先生自制力不足,背叛了我們29年的感情,我能否原諒他,並和他一起修復我們一家人的幸福,現階段的我真的不知道。

也許有人覺得爬山創佳績就可以抹滅私德的重要,難道因為募款困難做什麼事都情有可原?也許有人把這事件當成只是大老婆告小三的吃瓜磕牙戲碼,也許有人認為這個時代個人性自主可以超越道德標竿?但是錯了就是錯了,違法就是違法,我們的社會難道不該是非分明?我因此事件經歷了極度震驚、崩潰和心痛,但現在的我會想辦法堅強,依法捍衛我身為女人、人妻,母親,且身為人的權益,同時也為了捍衛我的家庭而努力。

我已對曾格爾提起「侵害配偶權」之訴訟,相關事證包括事後教唆串供的紀錄,已委請律師送交士林地方法院審理。一直都很樂觀的我,近期時常陷入憂鬱,不自覺的淚流滿面。我知道這又是老天爺給我的另一個考驗,人生這條路永遠都有意想不到,雖然無奈,我會努力前行。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