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土防衛隊4/民間有熱情政府卻潑冷水 全民國防待規劃

▲ 民間期待籌組國土防衛隊,在戰時派上用場。圖為國軍漢光演習。翻攝軍聞社臉書
▲ 民間期待籌組國土防衛隊,在戰時派上用場。圖為國軍漢光演習。翻攝軍聞社臉書

記者李詠平/專題報導

台海局勢升溫,加上烏俄戰爭帶來的啟示,讓國人開始警覺,兩岸並非絕對不可能開戰。前參謀總長李喜明喊話,仿烏克蘭建置國土防衛隊,民間也有不少團體希望能加強民防宣導,提高國人的防衛意識。其實類似的想法,這五年從國發會的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都陸續出現來自民間的類似提案,像是連署成立國民兵、或建議開放槍支打靶,都可以看出有一群期待以更彈性方式接受正規訓練、保衛家園的志願者。但不管類似「國土防衛部隊」的討論有多熱烈,國防部都只給出「不予評論」四個字。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根據國防部的兵力規劃,戰時的輔助人力來源只有後備軍人的選項。不過過去教召制度鬆散,加上訓練內容遭人詬病,所以現階段國防部把心力都放在改革後備部隊。包括在去年底揭牌的「全民防衛動員署」活動中,總統蔡英文宣示讓國家達成「後備動員合一」、「常、後備部隊一體」,也就是整合後備人力和戰略物資的動員,以及強化後備軍人的戰力和裝備,他們肩負戰時支援常備部隊運補、保護關鍵基礎設施的任務,和後方的民防和城鎮守護。

雖然短時間內能不能讓離營許久的備役軍人重拾戰力,還是個問號,不過有號稱「 史上最硬教召」的14天新制,今年初已經上路,國防部長邱國正也宣布,明年持續新制14天和舊制5到7天並行的後備教召。另外國防部也證實,義務役延長已經箭在弦上,而且各界評估役期可能由原本的4個月延長為1年。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揭仲認為,雖然國防部沒有採納國土防衛部隊的概念,但採取志願役和延長義務役的兵源雙軌制,確實符合美方對台規劃的兵力和戰略需求。揭仲說明,美方會要求台灣建立不對稱作戰、強化國土防衛能力,是因為美國評估共軍跨海進攻雖然有限制,但兵力仍佔絕對優勢,一旦共軍在海、空壓制國軍後,戰爭很快會進入國土防衛戰,此時就需要大量第一線戰鬥人員限制共軍優勢。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 揭仲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揭仲。資料照片
至於國土防衛部隊的制度,揭仲認為確實需要劃編人員專門訓練,但比起徵求人力難以預估的志願者,直接從後備部隊中編列城鎮作戰的兵力,才更能預測兵力來源。加上從現實面考量,成立新單位也要思考到國防部資源有限,因為根據全動署10月指出,目前後備教召的訓練能量僅達每年目標的50%,顯示現役加上後備部隊的訓練能量,已經超出國防部負荷。

但揭仲也點出針對國土防衛的後備部隊,不應再施以內容同質性高的訓練內容,而是提前分派動員時的任務和目標區域,如此一來,教召時不僅能達到精準訓練,國防部也把訓練資源做更有效的配置。

▲國防安全研究院所長 蘇紫雲 ▲國防安全研究院所長蘇紫雲。康仲誠攝

不過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認為,我國如果要成立由約5到6萬名志願者組成的國土防衛部隊,不但成功率很高,資源上也並非不可行。以每人每次單日訓練費用1500元,如果每月訓練一次,一年人事成本粗估約為10億8千萬元左右,只占國防總預算的將近4百分之1,但能強化台灣的防衛韌性外,也能對中共更有嚇阻意味。

另外各界常質疑「台灣人不願意上戰場」,對此蘇紫雲並不擔心,他以國內義警、義消的招募競爭激烈為例,只要配套制度完善,民間確實有一批對參與軍事事務有興趣、但礙於有正職工作無法長時間投入的民眾,願意加入國土防衛部隊。

保衛國土從來不只是「軍人的事」,這也是國內對國土防衛部隊的討論能從2020年萌芽,到今年從烏俄戰爭中看到實戰成效後,能再次引發討論的原因。雖然類似構想始終排不上政府的工作清單,但要如何組織、引導民間的「有志之士」持續維持熱情、投入民防,只靠民間開課成效恐怕很有限,政府除了製作國防手冊之外,恐怕還需要更積極的告訴國人該如何自我防衛。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