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吳崑玉/「芯費大戰」成廉價娛樂

▲ 徐巧芯(左)爭取立委提名,挑戰費鴻泰(右)。(合成圖,翻攝徐巧芯、費鴻泰臉書)
▲ 徐巧芯(左)爭取立委提名,挑戰費鴻泰(右)。(合成圖,翻攝徐巧芯、費鴻泰臉書)

文/吳崑玉

徐巧芯和費鴻泰的你來我往,在清明連假中成為最廉價的娛樂訊息。引起媒體與網路成語創造力寒武紀大爆發,芯芯費費、掏芯挖費、撕芯裂費、狼芯狗費、沒芯沒費、沁人芯費、芯費復甦…。凡是能拿來改字的成語,幾乎全都用上了。節目上反覆播放研究握手與摔跤畫面,想判定誰真誰假?負面觀感四溢流傳,市黨部、黨中央焦心渴肺,卻拿不出制止辦法,只能任由烽火蔓延。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蔓延到什麼程度呢?連咖啡店裡嗑牙,都能嗑出一本武俠小說。隔桌A大嬸覺得老費很假,小女生那有那個力氣把他的手握到痛?B大叔卻說:「妳怎麼知道她沒練過『九陰白骨爪』,她可是馬辦出來的!『死亡之握』可是師門絕學?」接著又對著i-Pad討論起真摔還是假摔?這回換A大嬸接手武俠小說下一回:「照你的說法,那隻費費搞不好也跟對岸馬保國練過『形意太極』、『隔山打牛』,會使『閃電五連鞭』呢?」接著,吸星大法、北冥神掌、化骨綿掌、凌波微步…全都出籠,連鄰桌的鄰桌都開始討論起各種招數,娛樂了無數人的無聊午後。

許多人迷信聲量,就算負面聲量也是聲量,總比沒聲量好,尤其搞慣網路作戰的人。但他們總是忘了,絕大數政治人物不是被「罵死」的,而是被「笑死」、「嫌死」的。連勝文沒多壞,卻被鄉民們當成笑話看待;馬英九暴跌也不是因為親中,而是連藍營都覺得他笨而無能。當芯芯費費打成了鄉民們茶餘飯後的談資,他們便成了動物園裡被圍觀的野生動物,沒有同情,沒有站隊,沒有尊敬,又怎麼能引發選民熱情,去投下神聖一票讓他們進入國會?芯費大戰的結果,必然是初選勝利者也需要「芯費復甦」,爽了一旁觀戰的綠營參選人,連躲在倉庫裡的葉克膜之父,都看到了大顯身手的曙光。

那黨中央為什麼不出手制止呢?他們既不能治,恐怕也不想治。芯芯早就放話「神擋殺神,佛擋殺佛」,誰也不想成為那個神或佛。而且她「曾經」的老闆是馬英九,大概是唯一可能叫得動她的人,現在正在對岸爽遊,恐怕沒空理她,也不想理她。等他回到國門,大家可以問問這個他,到底要怎麼處理那個她?站在黨中央立場,自己下手處理,搞不好更糟,公親變事主的機率極大。雖然此事對全黨形象傷害甚大,但擺著也不見得是件壞事。至少可以當作負面教材,逼各地想要更上層樓的參選人們放棄初選,接受協調,不要搞到兩敗俱傷,這可是幫黨中央解決了不少麻煩問題。

至於芯芯說年輕人不要進國民黨,「除非爸媽特別」之語,無非是想搏取年輕票與同情票,也為她日後轉場換牌埋下了伏筆。講白點,在那個黨裡滾過一陣的人都很清楚,高層提拔人的選擇依據是什麼?總結起來不過三條:一是爸爸媽媽要叫得出名號,叫不出來便得認乾爹乾媽,要不然就得嫁個好老公或取個名門之後,很重視貴族血緣的。二是要當過大官,起碼經歷中要有個部長、院長、縣市長、委員長之類的名號,局處長、主委、副職都等而次之。三是走進銀行時,經理要走出來迎他到VIP室,以前提名前還要繳交存摺影本,證明自己是有財力選的,像我們這種只有理財專員或債務協商專員出來見你的,就別想去搶那一畝三分地。

這些潛規則,剛進黨部服務一個月的小專員都懂,芯芯會不懂嗎?別鬧了。當初自己要下海的,現在有什麼好抱怨的呢?所以這話恐怕不是用來訴求制度改革的,而是恐嚇黨中央用的。你們不理我,又不拿東西來換,我就死纏爛打打到爛。等打到需要芯費復甦那時候,我就轉頭去找葉克膜之父出來救我,到時候看你們怎麼辦?

黨中央還能怎麼辦?如果任由芯芯情緒勒索成功,其他地方恐怕會遍地烽火,根本無法處理。於是也只能給他築個防火牆,澆點水冷處理,任由一家一室燒光算完事。況且在松山信義這區,算是藍營鐵盤,到處都是眷村,里長幾乎全是老費的人馬,而且老費選民服務幫人報稅報了二、三十年,向來是靠組織贏的,根本不需靠空氣票。

換句話說,芯芯的算盤恐怕不只是造聲量,贏初選,當立委。這種刀刀見骨的打法,徒增黨員反感,又成外界笑柄,簡直像個衝進市場的黑寡婦自殺炸彈客。她的目標反像是在鬥臭國民黨,以為自己轉場鋪路,在向葉克膜團隊招手。她的訴求對象全是年輕人,而葉克膜也滿腦子在想年輕票,一拍即合啊?

不過,還是奉勸一句,「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權位固然吸引人,但為爭奪權位,演出這麼難看的戲碼,連「此生後悔入此門」都成了配樂,恐怕斷的是自己未來的政治路,卻沒傷到對手丁點皮毛。轉念想想,就算當上了立委,還是成天在議場裡玩「麵粉水球,勾芡復國」,又有什麼意思呢?市議員當得好,進退有節,論據有理,視野寬宏,深入基層,把自己練到有沒有黨,都是一號人物,未來一樣有發展空間。何必在一場戰役中耗盡自己名聲,背水一戰卻打成了投水自盡呢?讓人看不懂也想不透。看著是喜劇,想想卻是悲劇,聰明反被聰明誤,又是何苦呢?

也許國民黨真的存在某種魔咒,總是在辛辛苦苦爬到山頂後,一群人為了搶碗泡麵,瞬間一起滾落山崖。總能一秒鐘把喜劇演成悲劇,也算是種特殊的藝術才能吧!


●作者:吳崑玉/專欄作家、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 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