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海危機牽動全球航運!將成以巴戰爭轉捩點?懶人包QA整理一次看

▲葉門叛軍「胡塞組織」(Houthi,青年運動)近期頻頻在紅海襲擊船隻,形成牽連全球航運的紅海危機。(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葉門叛軍「胡塞組織」(Houthi,青年運動)近期頻頻在紅海襲擊船隻,形成牽連全球航運的紅海危機。(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記者倪浩軒/綜合報導

葉門叛軍「胡塞組織」(Houthi,青年運動)近期頻頻在紅海襲擊船隻,形成牽連全球航運的紅海危機,可能造成全球供應鏈貨運2~4星期的延誤。美國組織10國聯盟,要在紅海聯合護航,更扯動以巴戰爭爆發後中東地緣衝突一觸即發的敏感神經。接下來以QA問答懶人包模式,一次整理紅海危機始末與重點。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Q:什麼是紅海危機?

葉門叛軍胡塞組織在以色列與哈馬斯戰爭爆發後,頻頻襲擊在紅海的外國軍艦和商船,胡塞組織宣稱襲擊是為了阻止所有前往以色列港口的船隻於紅海航行,以對外界施壓來結束以巴戰爭。

胡塞組織起初試圖直接攻擊以色列領土,但遠程飛彈被以色列與美國等盟國的防空系統輕鬆攔截,於是胡塞組織改變策略,朝紅海的商船下手,透過無人機等低成本軍事手段發動持續襲擊。

胡塞組織雖聲稱攻擊目標是前往以色列的船隻,但事實上只要船隻行經紅海就有可能遭到波及,無關國家的商船也深受其擾,讓紅海水域風險高漲。雖然至今無人在這些襲擊中死亡,但是許多船運公司都已經宣布暫停通過紅海航道,包括台灣的三大航運業者長榮、陽明、萬海也宣布不走紅海。

Q:紅海航道為何如此重要?

紅海連接蘇伊士運河,再透過曼德海峽連接亞丁灣,這條航線是亞洲和歐洲之間最快的海上路徑,根據《勞埃德船舶日報(Lloyd's List)》資料,每年有超過1萬7千艘貨輪通過蘇伊士運河、行經紅海,約有12%的全球貿易航運通過紅海水域,2023年上半年,每天約有900萬桶石油通過這條航線運輸。

若船運公司撤出紅海航線,改道經由南非好望角來連接歐洲與亞洲貨運,一般來說會增加14天的航行時間,整趟運輸成本也會大大增加。

▲紅海航道是連結歐亞之間的最快水運路線,若改道南非好望角,從地圖看路程增加距離一目了然,約需多花14天的船運時間。(圖/記者倪浩軒自製)
▲紅海航道是連結歐亞之間的最快水運路線,若改道南非好望角,從地圖看路程增加距離一目了然,約需多花14天的船運時間。(圖/記者倪浩軒自製)
Q:胡塞組織是什麼人?

胡塞組織是葉門近十年內戰的其中一方勢力,由葉門前議員胡塞(Hussein al-Houthi)建立,由於胡塞聲稱支持者是「青年信仰者(Believing Youth)」,所胡塞組織又被稱作「青年運動」,目標是復興伊斯蘭教什葉派分支宰德派(Zaidism),與主政的遜尼派政府對抗。

胡塞組織控制北葉門地區及紅海沿岸領土,實質上已經是能夠與政府分庭抗禮的分離組織,但是除了伊朗外,阿拉伯國家並不認同胡塞組織,沙烏地阿拉伯更應流亡的葉門前副總統哈迪(Abd-Rabbu Mansour Hadi)請求,於2015年對胡塞組織宣戰,直到去年才簽署停火協議,但雙方至今仍持續發生零星衝突。

Q:外界的因應之道為何?

美國已於19日成立10國聯盟,要一起在紅海聯合巡邏護航商船,該聯盟名為「繁榮衛士行動(Operation Prosperity Guardian,OPG)」,成員包括英國、巴林、加拿大、法國、義大利、荷蘭、挪威、塞席爾和西班牙,其中巴林是唯一的阿拉伯國家。

不過根據美國媒體《Politico》報導,有多個阿拉伯國家也有秘密參與其中,只是出於聯合護航的敏感性,選擇低調不公開。

胡塞組織領導人阿卜杜勒(Abdel-Malek al-Houthi)20日警告,如果美國進一步升級局勢,胡塞組織不會袖手旁觀,會以導彈、無人機等軍事行動,襲擊美國的戰艦和航行船隻。

目前聯合護航能收到多大成效仍待觀察。

Q:紅海危機對以巴戰爭的影響?

胡塞組織最初宣稱為了向外界施壓終結以巴戰爭,所以才襲擊航經紅海的船隻,紅海危機某種程度可以算是以巴戰爭的衝突外溢。

有專家認為,若胡塞組織對商船的襲擊造成人員傷亡,或是美國主導的聯合護航造成胡塞組織的人員傷亡,事態就有可能會進一步升級,《金融時報》分析,最危險的情況是在紅海爆發全面性地區戰爭,將該地國家與美國全都牽扯進去。

不過,也有專家認為胡塞組織並無意升高局勢,之所以趁著以巴戰爭「搞事」,是為了與沙烏地阿拉伯正式和談,並藉此獲得阿拉伯國家承認胡塞組織的獨立地位。

與哈馬斯與黎巴嫩真主黨一樣,胡塞組織背後有伊朗撐腰,以巴戰爭爆發後看似讓阿拉伯國家團結一致支持巴勒斯坦,但實際上伊朗與其他阿拉伯國家之間的關係依舊非常脆弱,紅海危機對周邊國家的經濟利益造成負面影響,尤其若威脅到石油運輸,阿拉伯國家與伊朗再度分道揚鑣也並非沒有可能。

Q:紅海危機對消費者的影響?

貨船避開紅海改道好望角,全球貨運可能會面臨2~4禮拜的延誤。航運集團鉅頭馬士基(Maersk)執行長柯文勝(Vincent Clerc)表示,對消費者而言,需要一段時間差才會開始感受到這次紅海危機帶來貨運延宕造成的影響。

另外由於貨運的運費上漲、保費上漲,這些增加的成本也可能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同時,紅海危機推升油價上漲,布蘭特原油2月交割價於週三上漲1.2%,突破80美元大關。一個禮拜前,布蘭特原油2月交割價還不到74美元。

不過,目前全球算是處在「運輸淡季」,許多西方國家的工廠已經提前放聖誕節假期,今年聖誕節的消費品都已經進貨在倉庫中,某種程度上降低了紅海危機的衝擊。

但如果危機持續,全球供應鏈勢必仍會大亂,船舶運力因改道而額外消耗約20%,重新部署船隊以及空貨櫃也需要時間,這些都增加了供應鏈進一步中斷的風險。

更多「以巴戰火再起」相關新聞。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I倪珍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