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杜晉軒/「台大哲學系事件」中被波及的大馬人

名家論壇》杜晉軒/「台大哲學系事件」中被波及的大馬人

文 / 杜晉軒

calendar_today2020-04-15 20:00:58

台大哲學系事件
▲台大哲學系事件是政治力介入校園經典案例。(圖/翻攝台灣大學圖書館網站)
【本文由《台灣商務》授權刊登,摘自《血統的原罪:被遺忘的白色恐怖東南亞受難者》】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二十世紀七○年代,當時正逢中華民國剛退出聯合國、保釣運動等重大社會事件頻發,全台被不安的陰霾給籠罩著。「台大哲學系事件」在這背景下,發生於一九七二年至一九七五年間,國民黨當局以反共為名,對台大哲學系內的中國自由派學者進行了一連串的整肅行動,如台大哲學系教授殷海光及其學生遭到波及,大批教員被解聘。
最終台大哲學研究所停止招生一年,許多教師被停職,而來自馬來西亞的梁振生就是其中遭波及的哲學系講師。

至本書付梓前,這些年無論是台灣官方,或是當年的受害人群體也找不著梁振生,本人亦然,不過最終我卻意外地得知了梁振生回馬後的去向。

被誣陷為小偷的梁振生

《台大哲學系事件調查報告》指出,梁振生是因「小偷事件」而被迫離開的。一九七三年八月,台大哲學系主任趙天儀被撤職,由孫智燊任代理主任。爾後孫智燊開始大量解聘人員,整肅異己。梁振生畢業於台大哲學系後,就兼任哲學系的講師數年,原本梁振生已達到應被改聘為專任講師的階段,卻不幸被孫智燊指控為「小偷」。

當時台大哲學系並無教員休息室,教員均在系辦公室,也就是系主任辦公室休息、喝茶。一九七三年八月九日當晚,梁振生因口渴而到系辦公室喝茶,卻被帶著研究生馮滬祥、游祥洲的哲學系新主任孫智燊當場「逮到」。當時孫智燊問梁振生為何能進到辦公室,梁振生解釋說他配有鑰匙,孫智燊當場跟梁索回鑰匙就離去了,而梁也自行回到研究室,但沒想到孫等人卻帶著校警上門,要求梁到警衛室做口供,當時孫指控梁在辦公室翻閱他的文件,稱梁有想看他所報的人事名單的企圖。

▲台大哲學系事件受害者之一的李日章教授。(圖/臺灣商務印書館)

儘管梁振生多番否認偷竊,但不接受解釋的孫智燊決意解聘他。最終不堪羞辱的梁振生黯然離開生活了十年的台灣,回到「僑居地」馬來西亞了。當時除了梁振生轉專任受阻外,被孫智燊「卡關」的受害者還有李日章、胡基

峻、楊惠男等人。

李日章教授告訴我,雖然他和梁振生都是同事,不過交情一般,但他們之所以被孫智燊視為眼中釘,只不過因為他們都是一同上過殷海光課的普通學生,就被孫智燊視為「殷海光餘孽」,想盡辦阻撓他們轉為專任講師。對於「小偷事件」,李日章曾撰文指出,在孫之前的系主任,都允許梁振生在內的職員進入辦公室喝水,這是常有的事情,因此孫的指控是政治陷害。梁振生離開台灣後,李日章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當時我告訴李日章教授,我知道梁振生回馬國後的去向,但也一樣找不到他目前的下落。

第八章提到,我在二○一八年二月回母校訪問高中老師龔群美,也是台大校友的龔老師提到,曾有位從台大回來的教授在育才獨中任教數年,對方似乎因哲學系的白色恐怖事件才回國的,據悉離開育才後去了美國。至於名字是否為梁振生,龔老師並不清楚,因為她沒有見過梁振生本人,這些事蹟是其他已離職的教師跟她提起的。本人之所以能肯定龔老師說的就是梁振生,是因為龔老師還提到,後來育才獨中校方從報章上得知了台大的尋人廣告,而李日章教授也跟本人提到了台大刊登尋人廣告一事。

直至解嚴後的一九九四年,台大才組成專案調查小組,重啟對哲學系事件調查。最終多位受難人獲得平反,得以回到台大任職,或領取補償金。當時李日章教授選擇領取補償金。至於梁振生,李教授記得當時台大有在馬國報章刊登廣告,呼籲梁振生來台領取補償金,但終究沒得到梁振生的回應。

雖然發放給台大哲學系事件受難人的補償金領取期限已截止多年,但李日章教授仍希望有生之年還能看到梁振生再來台灣,讓後人知道當年整個事件的經過。

▲杜晉軒的《血統的原罪》是第一本系統性講述這群生不逢時,在東亞民族國家邊界重劃的歷史巨變之中誤觸認同雷區而受難的海外華人故事的著作。(圖/臺灣商務印書館)

●作者:杜晉軒/馬來西亞籍旅台媒體工作者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opinion@nownews.com

延伸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