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小窺大/鈔票模板誘惑大 陳逢顯:沒想過賺非分之財

記者康子仁/新北報導

2020-12-31 08:52:00

100元紅色紙鈔
▲陳逢顯回憶,當初做了100元紅色紙鈔的改良版。(圖/記者陳志仁攝)
毫芒雕刻大師陳逢顯具有中央印製廠鈔票製版的經驗,這樣敏感的職業,一般人很難把持得住,也成為朋友開玩笑的話題;陳逢顯強調,這是品行問題,他只是單純的想把份內工作做好,拿這個職業賺取非分之財,「想都沒想過!」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陳逢顯在中央印製廠待了30多年,經手的鈔票板模,可印出白花花的紙鈔,絲毫不費工夫,也成了犯罪集團最想染指的一塊;影帝周潤發和郭富城等人主演的電影「畫家」,就描述製造鈔票板模的困難度,但一般人沒有的經歷,卻是陳逢顯的日常。
▲努力了40年,陳逢顯的博物館有200件作品。(圖/記者康子仁攝)
▲努力了40年,陳逢顯的博物館有200件作品。(圖/記者康子仁攝)
 

陳逢顯說,中央印製廠彩師徒制,機器是從上海印刷廠一起過來,錄取後,由13、14歲就進去當學徒的老師傅口述教導,他也看著老師傅怎麼做、工具如何磨;每天住在一起,無形當中學到前輩的技巧,也由於錄取的都是菁英,又有美學的底蘊,很容易青出於藍,獨當一面進入這個領域。

被問到來有沒有徒弟?陳逢顯表示有教會1批3、4個,都可以獨當一面;在中央印製廠工作,由於累了就休息,光線也很充足,又沒有太大的壓力,工作環境很舒適,所以到現在還沒有近視,也沒有傷害到眼力。

中央印製廠工作多年,有沒有人誘惑犯罪?面對這個敏感話題,陳逢顯笑著說,這是品行問題,如果敢做這個事,曝光後就會身敗名裂;實際上鈔票的模版是很多部門共同合作,不同的人做花邊、字、人像,做好後再組合起來做一個版,並非單人能夠獨立完成。

陳逢顯指出,為防止弊端,中央印製廠有許多做法,比如說所有人出入大門都受到監控,印製鈔票的紙張是國外進口,凹版專用的油墨特別濃稠,經過加熱後摸起來就是立體的,而非平面的;中央印製廠的強項是凹版,凹版印刷的機器必須管制,外面的偽鈔都是彩色影印,紙張摸起來跟真鈔就是不一樣。

如何識別真假鈔?陳逢顯如數家珍地解釋,真、偽鈔手摸的觸感就不一樣,真鈔會有比較厚實的感覺,其次紙張有浮水印、螢光絲和金屬條、盲人點,還可摸裡面的紋路;另油墨是凸出來的,凹版印刷才會有,甚至可用放大鏡看裡面的微小字防偽,鈔票底下有一排毫米大小的「中華民國」微小字。

▲除了毫芒雕刻,陳逢顯也寫了一手好字。(圖/記者康子仁攝)
▲除了毫芒雕刻,陳逢顯也寫了一手好字。(圖/記者康子仁攝)
陳逢顯回憶,剛進中央印製廠時,還有50元紫色的紙鈔,因鈔版本比較多,錢幣的比較少,所以就生產50元硬幣; 1000元紙鈔從以前平的,加上防偽線、螢光絲和浮水印,從紙張、凹版印製和防偽線、微小字,盲人點,雷射製版逐漸在防偽的技術上不斷研究提升,以符合時代的潮流。
 

以小窺大/陳逢顯:鈔票製版經驗 毫芒雕刻如魚得水
以小窺大/連頭髮也能雕刻 陳逢顯一年創作4項作品
以小窺大/俄羅斯同行來踢館 陳逢顯讓對手啞口無言
以小窺大/唐詩300首只有0.85公分 陳逢顯好幾次想放棄
以小窺大/毫芒技藝40載 陳逢顯最擔心後繼無人

NOW民調中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