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你的蓋頭來!Xbox One外觀設計和硬體升級分析

  • Xbox的第一印象是,太像個盒子了。

    Xbox的第一印象是,太像個盒子了。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編者按:Wired記Peter Rubin在四月初就有幸看到了Xbox One的真身,文中他對Xbox的外觀設計和硬體升級進行了系統的介紹。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據36氪網報導,四月中旬某個週一的早晨,我來到微軟總部一個會議室。同在會議室的還有產品主管Marc Whitten和行銷策劃VP Yusuf Mehdi,此外還有一個很顯眼的佈置:角落裡陳放著一個基座,上面嚴嚴實實的遮了塊布。長達半小時的時間裡這倆人都在談論Xbox 的未來——關於『重構 21 世界的家庭客廳』,關於『娛樂新時代』。言談中似乎將角落裡那塊『紅蓋頭』拋之腦後。我在一旁急不可耐,迫切的想看一眼那裡到底藏著什麼有趣的玩意兒。最後Whitten終於憐憫我了,徑直走過去,掀開了那塊神秘的蓋頭。

Xbox One在我面前一覽無餘。Xbox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太像個盒子了。2010年時微軟發布『纖瘦版』Xbox 360,流線型外觀和X曲線標誌讓之前的產品黯然失色。相比起來Xbox One要比它大一點,外觀上棱角分明,卻也不失大氣。泛著光澤的深黑色被工業設計師稱為『流體黑』。主機的頂部被分成兩塊16:9的矩形區域(這個比例來源於傳統寬屏電視),其中一塊是光亮的實板,另一塊是散熱口。盒子的前表面幾乎沒有任何多餘的修飾,連光碟機槽都自然的與之融為了一體。整體看起來更像是Tivo,而不是之前那些遊戲主機的樣子。

前面板底部有一個較深的凹槽,讓盒子看起來更有一種飄逸感。Kinect上也有類似的設計,平添了幾分流水山莊的意味。遊戲手柄上的改進同樣引人注意:底部駝峰樣的電池組不見了,奇怪的圓形方向鍵被更加精確的十字鍵代替,觸發鍵和肩按鈕更像是從一塊完整的材料上雕刻出來的。之後兩天我目睹了Xbox One製作全過程,包括從鐳射列印手柄模型到Kinect遊戲原型。這都是你無法從Xbox One產品上看到的。

目標

Xbox 360問世已有90個月了,7年半的時間對於一個遊戲主機來說已經很長了。之後每年Whitten在向微軟互動娛樂事業部主管Don Mattrick彙報時都會提出一個問題:是不是該做下一代的遊戲機了?

很長一段時間他得到的答案都是『No』。直到2011年Whitten自己也承認,Xbox 360『確實有點上年紀了』。儘管在硬體上做了更新,但聽起來還是像特斯拉S型轎車時代過時的T型:512MB的RAM,和幾年前就被普通電腦超越的圖形處理器。Whitten和整個娛樂業務部門都覺得,有一些本質性的東西正在發生轉變——不僅僅在於遊戲本身,而在於周圍的一切,而這將會導致永恆的改變。

Xbox 360剛面世的時候,智慧手機還沒能走進大眾市場,Netflix也還只是個DVD零售商,『雲』還只是在天空上飄著幫我們擋紫外線。Xbox 360之所以能夠存活這麼久,原因不僅在於微軟能夠持續不斷的開發新遊戲,還在於它能夠與外部結成有利的合作關係,以實現自身的增值。那時候的人們在Xbox上玩Halo 3,用Netflix看片,在HBO上追劇,在ESPN上看體育節目,Kinect對於他們來說只是解放了雙手而已。如今這些功能都被融入進了新一代的Xbox。還在醞釀階段時,Whitten就說,我們要的不是遊戲機,我們要的是客廳體驗。這句話有了今天的全部。

因此新一代Xbox的設計主要從兩個維度來考慮:一方面要開足馬力滿足用戶的遊戲需求;另一方面還要做到:直播TV,OS架構,能夠處理高清Skype通話和監測心率的Kinect。Xbox One不再只是遊戲主機,而是一個聚集了藍牙播放機和有線電視機上盒的智慧娛樂系統。

 

硬體

但首先它還是一個遊戲裝置。幾十年來遊戲主機在視覺體驗上不斷升級,從70年代中期的無聲版奧德賽,到90年代的任天堂世嘉戰爭,再到今天具有光暈特效和行為捕捉效果的PlayStation 3和Xbox 360。我們一方面想讓遊戲變得更加具有真實感,一方面又怕過於真實會導致恐怖谷效應,因此最完美的就是不要過於完美。早期的極速賽車5就試圖避開這個問題。

據說Xbox One的圖片性能是Xbox 360的8倍,如果從電晶體數量來看的話那得有10倍了,Xbox One說自己有50億,而Xbox 360只有5億。再具體一點,那可憐巴巴的512MB記憶體以及提升到了8G。PC玩家們懂的,引擎動力越大,產生熱能也就越多,從而需要更大的氣流來散熱。工程師把壓縮散熱系統內置到主機裡,以保證沒有噪音。除此之外的部件還

包括:500G硬碟、藍光光碟機、包含CPU和GPU的40納米晶片等等,具體參見我們之前的報導。
 
也許最大快人心之處還在於Xbox One能夠讓遊戲開發者進入微軟Azure雲計算平臺,這意味著你所有下載和安裝的遊戲和成績都會同步到雲上,無論你在哪台Xbox One上登錄進去都可以同樣玩你的遊戲;穩定的專用伺服器可以支援多人遊戲,人數多至64、甚至128人。此外雲平臺還解決了多項任務運行困難的問題,原先本地運行東西現在可以分一部分到雲端,大大減少了本地工作量

如果說Xbox的遊戲主機從部件到設計都有了全面的升級,那Kinect就需要從頭到腳徹底的改裝了。1080p的相機讓感應領域擴大了60%,並且在Skype這樣的雙向通話中能以每秒60幀的速度迅速抓取影片。當然最拉風的還是Kinect的跟蹤能力,能夠透過監測你臉上的色素變化來測量你的脈衝。

Kinect有很多用途,例如你可以同時運行多項任務,可以在打遊戲的時候進行Skype通話;也可以聲控開關,只要說一聲『Xbox on』,Kinect就能聽見你說的,然後透過紅外打開一整套的設備:電視機、Xbox One,甚至是有線電視機上盒。你也許會問:關機上盒什麼事?

娛樂

事兒可大了,直播電視是線上遊戲服務的主要競爭者。看看數據:有4800萬用戶在使用Xbox,用它來玩遊戲、收看Netflix或者其他,每個月平均使用時長為87小時。然而與此同時人們會每個月花150個小時來看直播電視節目。微軟想要從那150小時裡分得一杯羹。正如他的開場宣言一般,讓新的Xbox成為電視入口。

去(2012)年,任天堂的Wii U遊戲主機就加入了一些電視功能,但使用者體驗很不咋地。Xbox One會採用一些不同方法將電視導入Xbox體系,例如在美國是用HDMI將有線機上盒、衛星機上盒或者是類似的設備接入到Xbox One。這樣你就能用Xbox來看電視了。Xbox的EPG會根據你的喜好排出節目列表,或者告訴你的朋友你正在看什麼,你也能用聲音、手勢或者是遊戲手柄來操控它。甚至你還能用Xbox SmartGlass來進行智慧手機、平板電腦與Xbox之間的聯動。

未來

到目前為止,賣出去的Surface平板電腦還不足200萬台,Windows Phone在智慧手機市場的份額也只有3.2%。但在美國遊戲機市場上Xbox 360連續28個月以來銷量都是名列前茅, 總共賣出去7700萬台。且不論微軟旗下其他產品,對於公司的得意之作,當然得錦上添花才是。如果互動娛樂事業部門添對了花,Xbox的前途將大為可觀。未來7年影音遊戲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們無從而知。就像2005年的時候我們也不知道流媒體和智慧手機會改變世界。但不管未來會怎樣,有一點是確定的:遊戲不再只是遊戲了,Xbox One想做的就是順應時代。

但真正的問題在於:這對微軟未來的計畫有何意義?蘋果是硬體公司,Google是軟體公司,但是他們都能從自身的領域出發為用戶提供綜合的體驗。微軟的業務兼具軟硬體,而且做的相當不錯,但是如果要鎖住用戶尚缺乏穩固的基礎。更重要的是,微軟的業務之間缺乏紐帶。如果在Azure上的投資能讓雲成為這個紐帶的話,Xbox One可能就是微軟用戶綜合體驗的核心了。

關鍵字:

最新

網友回應

NOWnews 推薦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