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訊息

熱門新聞

所有新聞

高科技輔助監測 南極點長征隊就像登陸外太空

由橘子關懷基金會所策劃的「南極點長征」計畫,目前長征隊已經在出發點阿蒙森灣紮營,準備開始最大的挑戰,而由遊戲橘子集團所建立的南極任務控制中心也首度揭開神秘的面紗,呈現在世人面前。 在橘子總部六樓,代號「TAIPEI」的前進南極點任務控制中心,每天必須接收來自南極的回報狀況,不管是天氣、環境、氣溫、通訊設備、人員、車輛狀況等都可以一清二楚,媲美「美國NASA控制中心」。 其中「teamup!」APP與多媒體影像管理最令人驚艷,隊員不但可以在網路低頻狀況下發布消息,也可以回報相關媒體訊息,是相當便利跟實用的APP。 而人體模擬實況,不但有正常、輕傷、重傷、死亡、失蹤等選項,針對每人身體部位跟位置,都有其獨特英文代號跟隊伍名稱,如橘子關懷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帶領的就是Bear(熊)團隊,陳彥博就是Lion(獅子)團隊、楊力州導演率領的是Eagle(老鷹)團隊。 此外,控制中心還有同步遠端監控功能,全天候提供協助,甚至還會收到來自南極的緊急電話,每一個隊員若有嚴重凍傷狀況,導致要立即治療,「整個任務就會提前結束」。 https://youtu.be/qNl1QAbMdIM

羽球/小戴鐵粉看過來! 記得「戴」帽相認

隨著最近運動明星熱,世界球后戴資穎也趁勢推出個人商品,小戴很糟就在建立個人品牌,因此也有很多「穎粉」很熱烈支持,而小戴「戴」帽也成為大家相認的信物。 戴資穎寫下:「早安,星期四了!!有人跟我一樣戴了TTY白帽嗎?以後出門多了一個相認的東西了。」 其實戴資穎也推出過T-shirt、帽T等商品,未來戴資穎也會持續推出相關商品。

福原愛又懷第二胎「小小傑」 江宏傑開心曬恩愛

福原愛又懷孕了!前日本桌球國手,台灣媳婦福原愛今天傳出又懷孕的消息,讓台灣桌球好手老公江宏傑忍不住在臉書上公開喜訊,他寫下:「老婆辛苦啦,比賽完就回家陪妳,我在日本比賽,其實心一直都在家裡,想好好的陪伴妳、陪伴家人。想幫忙妳、陪伴女兒長大,這些一直都是我所期待的。」 江宏傑最近在日本參加桌球聯盟賽事,不過他依舊心繫老婆,曾經他也有動過想要懷第二胎的念頭,不過沒想到這樣快就又當老爸。 至於小愛的女兒叫做「小小愛」,未來小朋友是否是叫「小小傑」?!也讓人十分期待。

TAIPEI控制中心高科技遠端監控 南極長征隊最強後盾

橘子關懷基金會十周年展開「前進南極點」計劃,為支援台灣史上第一支長征南極點的探險隊伍,橘子集團展現堅強的軟硬體實力,以高科技打造「TAIPEI前進南極點任務控制中心」,再結合內部全新開發的「teamup!」管理APP,協助後勤團隊精準掌握遠在12,790公里的長征隊動態,提高整體計劃的安全係數。 「TAIPEI前進南極點任務控制中心」位在橘子集團總部六樓,後勤團隊以系統化方式管理整體計劃,橘子關懷基金會執行長陳秉良表示:「身為網路企業的橘子集團,擁有專業且堅強的軟硬體實力,『TAIPEI』是我們傾力打造的任務控制中心,利於24小時不間斷掌握各項動態資訊,做長征隊的堅強後盾。」 「TAIPEI」主要有六大功能,包括:長征進度表、「teamup!」日誌、多媒體影像管理(包含長征隊位置)、天候狀態、通訊設備/隊員健康/車輛狀況監控、及每日回報機制等,其中由橘子集團研發的「teamup!」管理APP,除了提供文字及媒體訊息的傳輸,也具有GPS定位功能,內部技術團隊更因應極地氣候優化數據傳輸模式、在網路低頻寬的環境下可運作外,離線狀態也可使用,待網路通暢後訊息自動同步。 由「TAIPEI」監控的訊息可見,在沒有加油站的南極,長征隊必須先繞到埋有油桶之處補給,而為避免油桶受暴風雪及自然重力影響,越陷越深,加油作業分秒必爭。在零下32度的惡劣天氣下,隊員們頂著風霜仍徹夜趕路,終在12月2日凌晨抵達起點。目前團隊正在盤點裝備及儲糧,待一切就緒,即刻出發挑戰。

山在哪裡,我在這裡。—專訪台灣登山家呂忠翰

台灣登山家「阿果」呂忠翰今年剛完成個人第四座無氧攀登的八千公尺高山,而且還是面對「群山之王」南迦帕巴峰,不僅是達成個人的里程碑,也寫下目前台灣人的新紀錄。NOWnews近期也請到他來分享此次攻頂的感想和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呂忠翰:今年是第一次嘗試三個月內攀登兩座八千米高山(第七高峰及第九高峰)兩座山都非常不容易,而四、五月攀登的道拉吉利(第七高峰)在七千八左右撤退,是我第一次看著峰頂而選擇下山,主要是為了大家都平安,而不想過於侷限自己的執著登頂吧,放自己開自私的想法。這座第七高峰讓我懂得下一次要怎麼準備繼續再往上推高。 山在哪裡,我在這裡 這是今年攀登的攀登感想 第九高峰,我在2016年曾經攀登過一次,是與這次相同的韓國朋友一起組隊嘗試攀登,可惜該年運氣不佳,沒有機會攻頂。所以我們就留下了夢想,會再度的一起回來攀登這座高峰(這座第九高峰是韓國朋友金未坤(Kim Migon)最後一座八千米高峰,全球有十四座八千米高峰) 我們帶著夢想,最後運氣很好的攻頂成功,對我來說是非常感動的,因為要完成十四座高峰是非常不容易的,韓國金未坤朋友,花了二十年時間才完成。所以對我來說,能夠陪他一起完成夢想,我非常的開心,尤其是在站在頂上那一刻。我們花了那麼多時間,自己架設繩子,協助其他國家朋友,團隊合作,這些都是很重要的過程,直到終於辛苦ㄧ步步往上推進,在無氧的攀登狀態下,踏上頂峰,而最後平安回到平地,這是一路來的堅持!回家才是真正的攀登成功,就像任何的冒險一樣,回到家能夠分享給朋友們,去了解探險的樂趣及不同的視野,這是活著的意義之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0H3SGfU2yI Q:我們總是將「雪線」之上的區域看作是地表所能挑戰的最高極限,在8000公尺山岳上要克服的不僅是環境上的壓力,另外戰勝恐懼和孤獨也是每一個頂尖登山家所必須戰勝的課題。在攀登南迦帕巴山時,哪一個檻是自己覺得最難邁過的? 呂忠翰:第九高峰南迦帕巴,是結合技術及體能上的考驗,從第一營可能的落石風險中要紮營度過,再來就是長距離抖上的冰雪坡,當好不容易腳力撐完這個抖上,還要攀爬兩百米冰雪岩快垂直的山壁才能抵達二營!而接下來二營到三營屬於這條路線上較簡單的地方,但卻是另一種考驗從在暴露感大的稜線上行走,還有長雪坡,才能到達三營,三營到四營我們已經沒有太多時間跟力氣想花在架設路繩了,只能斷斷續續的使用舊繩及在深雪坡上行走!最後才是大魔王,從七千二到八千一的九百公尺,出發要先在雪深到膝蓋以上的路段行走,面臨無氧狀態要消耗大量體力及深藏在雪坡下的裂隙,然後到達七千六的冰岩雪混攀的上坡,非常容易迷路,這是整條路線上的最後關頭,是最累也最容易鎩羽而歸的狀態! 對我來說,路線上的體能及技術上的熟練是必須花時間一直精進的部份,但不是最難的問題,最難的問題在與攀登的心態,是人的部份,慾望及視野,人造就出來往未知領域的好奇,往往一不小心就失去了生命,所以要保持清楚的思緒,在無氧狀態下是真正考驗著內在的攀登價值! Q:選擇用更高難度的無氧方式來攀登,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呂忠翰:無氧運動是對自己身體極限的對話,而我覺得可以比較純粹的跟山互動,我只是在尋找一種好奇的野性,看看自己能到什麼狀態! Q:大陸登山家張梁在今年完成了攀登14座八千米高峰的壯舉。而你也達成了生涯里程碑,在你看來,亞洲登山界在近幾年是否有取得重大的地步,而台灣若要追上其他國家,在哪方面有必須加強的地方? 呂忠翰:其實這個問題,很複雜,目前完成十四座八千米的世界,我猜其實只有亞洲人在意吧(可能只有台灣跟中國吧),或者這樣說吧,只會在意數著山頭的人! 如果講亞洲目前是日本及韓國最有歷史跟強度,他們已經完成了十四座,很早就有這樣的攀登風氣還有文化上的支持,相較於台灣,我們卻漸漸在走回頭路,早期的前輩們都有很多機會跟風氣去做許多探險,而台灣現況越來越封閉自己的家園,這是在那個環節上出了問題,其實我還在找尋! 台灣早期的探險隨著時代,進入工業時期,大人們不再陪同小孩玩樂,田野漸漸失去,大樓一棟比一棟大,人沒時間把探險說清楚,也沒了機會去影響下一代,升學壓力考試制度把台灣戶外壓垮,我們漸漸失去野性,進而目前台灣陷入太容易進入比較式的對錯,數山頭標竿,也讓孩子失去自由探索的機會,封閉式的安全管理。 台灣是山的樣貌、海洋的包圍、各式各樣的熱帶茂林、瀑布、溪流!我們得天獨厚,卻無法走進戶外,試著去思考,為什麼我們要到那麼大了,才真正能走進大自然,而且還要常常偷偷的呢? 過度保護心態,縱容財團破壞,政府的立場卻保守,我們如何長出翅膀,在這片天空及大自然飛翔呢? 要走出台灣看到外面世界的攀登視野,不是用數山頭的方式,而是建立內在價值觀,探險文化,我們有沒有足夠探索的經驗,從自己做起,而我們需要在乎的是,如何改變台灣人對於戶外冒險的態度,這是重要的第一步,是否整個打掉重練,像孩子一樣能夠有破壞這個現況制度的勇氣去接受探險背後的樂趣! Q:不少人視登山為一種極限運動,其中蘊含著人類的挑戰精神,當初為何要登山?探險精神是否也是你人生的信條之一? 呂忠翰:說實在的我本身玩了很多運動,航海也是夢想之一,但是為什麼當初會想爬山,是一開始舅舅講很多他登山的故事給我聽,然後帶我們去爬山,後來進入全人中學才真正的開始登山,學習登山技術及知識! 探險是每個人的天性,從探險中不斷的發現事務的變化,與自身經驗撞擊後重組想法,克服困境,這就是人活著的意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MFGOb-vVRw Q:陳彥博、劉柏園等企業家和運動員近期將前往南極挑戰,阿果你過去不乏在冰天雪地中攀登的經驗,給這一支遠征隊一些建議和提醒。 呂忠翰:前往南極,找有經驗的專業人士帶領,目前的情況最可能需要注意裝備使用,衣物的保暖,南極的冰原需要注意(冰川裂隙),做好全身防曬。 Q:在11歲之後就決定接受體制外教育,對之後的人生有什麼特別的影響? 呂忠翰:體制外學校當初的目的是希望孩子們可以自由發展,有獨立思考及自由的學習! 對我來說我經過傳統教育洗禮到11歲,造往常一般是會進入升學體系,考試制度,或被學校淘汰,很可能是就業作農、做工。是體制外學校幫我打開了另一扇門,我看到不同的視野及可能性,而造就了現在的我! 另外也想請你分享體制外教育他的優點及風險在哪裡? 獨立思考,自由學習,這樣的理念應該是每一個人嚮往的及要追求的,不是用優缺點分析,而是本來就應該讓孩子可以在這樣的環境下學習。 但台灣視野狹小,看不到教育的目的及重要性,如何從人為主體開始! 體制外教育往往在這樣的國家發展過度期內,我們都還只是體制下的犧牲品或白老鼠,甚至是不斷對抗這個體制內所帶來的不公平,往往都不斷在進步及犯錯,而我們需要去接受犯錯的空間,找到良性的溝通平台! 想讓孩子嘗試體制外教育的父母,必須做好那些準備? 父母必須拋家棄子XDD,去信任孩子是有能力的面對大大小小問題,給孩子有嘗試的勇氣還有犯錯的空間,讓孩子自己解決問題,而父母只要把自己生活過的開心快樂,分享給孩子們就好了,不需要準備什麼,從自己的心開始學習溝通能力! Q:政府目前為止對於登山活動的態度仍是處於一個謹慎的態度,對於一些較為危險的區域,仍然是以禁止的方式來避免發生意外。阿果對於山岳開放和管制持怎麼樣的意見? 風險評估、去接受犯錯,接受死亡,受傷,這是重要的,我們現代人,太多人太晚接觸戶外,才會馬上跳到禁止及*馬後炮*的態度在面對戶外活動! 我們或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我們是需要勇氣去接受,意外及犯錯! 就像一個小孩一樣,我們給於越多的空間及嘗試,到後來長大以後,孩子是越懂得看到危險及困難如何去度過,這才是真正的視野! 目前政府能做的,重心都應該放在找這些真正的在破壞山林的財團及盜採亂砍,還需要去保護我們的海洋資源。要去意識台灣的自然資源是根啊,是我們的力量來源! 鼓勵探險,規劃冒險學校,鼓勵企業認養冒險運動,甚至開放山區及海洋探險活動,讓人民去自己習慣冒險的精神,才會懂風險在哪裡,而不是每天需要去把屎把尿的心態,動不動就哭鬧,面對戶外是很不成熟的國家。大家都認真面對問題,不用擔心意外,絕對都比平地每天都有車禍傷亡的人少。 建立專責救難隊及搜救隊,多開放幾個無線電頻,跟電信業者合作利用自己的衛星,架設重要的網路系統,為台灣建立冒險資料庫,供大家參考! Q:好的探險家不會在一個地方駐足太久,下一個目標在? 我有很多夢想要做,也有許多地方想去探險,但就比較大的,我的目標還是會繼續努力攀登海外高峰,將先挑戰第五高峰,有機會再拼第二高峰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j2rKP7iAOU

南極長征隊/等一通來自南極的電話 24小時全天候待命

「喂!Albert,現在你們狀況如何?」 隨著「諾基亞」經典的電話鈴聲一響,在橘子集團總部,南極長征隊「TAIPEI」前進南極點任務控制中心氣氛瞬間凝結,所有人緊張看著眼前橘子關懷基金會執行長「秉哥」陳秉良的表情,好像場景馬上拉回到南極一般。 一通來自南極半夜1點鐘,由遊戲橘子集團董事長、橘子關還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Albert)所打來的衛星電話,讓現場所有人都屏息以待,直到掛了電話的最後一刻,才又動了起來。 「我們全天24小時待命,所以這個電話不能沒電。」秉哥馬上把該交辦事項列出來,並且跟所有人討論該做的方向,他也伸手找尋地圖上由劉柏園所回報的位置,準備要展開南極點的長征計畫。 由橘子關懷基金會所策畫的「南極點長征」計畫,將由創辦人、隊長劉柏園、超馬好手陳彥博、藝人宥勝,兩位大夢青年林語萱、吳昇儒,以及紀錄片團隊楊力州導演等人一起展開冒險,但冒險並非是沒有準備,而是準備充足,以安全考量為第一的情況下,勇敢探索已知或未知的領域。 不過為了要進行南極點長征,橘子關懷基金會也在2年前開始準備,從一開始的考察史料、蒐集資訊,再到準備相關器材設備,最後跟冰島的AT團隊、以及ALE團隊建立良好關係,橘子集團利用遠端觀測與監控方式給予支援,利用最新科技,探索南極點。 在秉哥以及基金會同仁每天努力不懈工作下,不但要每天有安全回報,當地氣候監測,加上衛星電話與圖片、網路系統暢通,再到醫療身體監測,獨一無二的「任務控制中心」,也利用「Team Up!」APP,與前進南極點任務控制中心有最即時的通訊,甚至在最緊急時,考慮到每位隊員的身體狀況,再針對計畫修正。 一通來自南極的電話,要經過冰島AT總部(Arctic Trucks)協助,也要經過ALE(美國南極後勤及探險公司)的幫忙下,獲得第一手的資訊與消息,帶來的不只是當地冷冰冰的消息,更帶來的是乘載夢想與實現的捷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iRo3n0xgek&feature=youtu.be

東亞盃/李綉琴上演大四喜 中華女足6:0蒙古奪二連勝

2019東亞足聯E-1足球錦標賽第二輪,今(3)日中華女足第二場賽事對上蒙古, 當地下午天氣怪異,狂風陣雨與烈日交錯,面對蒙古粗暴進攻,中華隊靠著前鋒李綉琴上演「大四喜」,終場中華隊以6:0擊敗蒙古,奪二連勝。 中華隊拿下首勝後目前積分3分,今碰上奧運資格賽第一輪已交手過的蒙古,同樣祭出4-1-4-1防守陣型,前鋒箭頭替換成甫歸隊的李綉琴,賴麗琴移至中場,右翼改為何宣宜,右後衛換上侯芳瑋,門將則由程思瑜擔任。 上半場階段李綉琴在罰球區內被放倒,親自操刀12碼罰球,從右側破門,替中華隊首開紀錄。第30分鐘,何宣宜從右側長傳到門前,李綉琴殺入禁區補射再下一城2:0。 第52分鐘陳燕萍右路帶球時,蒙古球員出腳鏟球犯規,中華女足拿到罰球機會,李綉琴門前爆射破網。6分鐘後,賴麗琴再補上一球,擴大4:0領先。 下半場替補登場的新秀陳英惠在第74分鐘單刀殺入禁區,穿越防守勁射入網。第79分鐘李綉琴接獲陳燕萍橫傳,頭球搶點成功,拿下個人單場第四分,終場蒙古未能突破防線,中華隊以6比0氣走蒙古。 賽後記者會上總教練顏士凱提到:「在場上唯一能保護球員的就是裁判的執法及打法的改變,即使如此仍很感謝比賽中球員們能保持耐心,並尊重這場比賽。」 5日將面對勁敵中國,顏士凱說:「與蒙古賽事並非要追求進球數,而是要拿下勝利後,專心準備最後一場對中國的比賽。將盡力保持球員身體狀態,到賽場上等待機會反擊。」 今天進四球的功臣李綉琴,兩球來自於點球,李綉琴除了感謝隊友外,她也表示:「一切都來自於平常的練習,平時訓練時嘗試過各種不同的射門方式,最後終於找出自己的風格。」 中華女足目前積分6分,與中國相同,中華隊淨勝球數8顆少於中國的16顆,踢平已無優勢,5日與中國的最後一場賽事必要取勝才能晉級2019的決賽圈。

南極長征隊日誌/終於抵達起跑線 勇敢冒險就此展開

由橘子關懷基金會所策劃的「前進南極點長征隊」,在隊長創辦人劉柏園、超馬好手陳彥博等人帶領下,今天終於抵達了阿蒙森灣,也就是這次挑戰的起點,長征隊員在半夜2點抵達,而此處已經脫離暴風雪,在被耽擱了一周後,南極長征隊必須一天「加碼」用越野滑雪的方式,滑行16小時,這對隊員是身心上極大的煎熬,但面對夢想,沒有說不的權利。 此為長征隊傳回的最新訊息: 大隊在12月2日凌晨2點抵達起點 此處終於脫離暴風雪 今晨紮營後,開始整備裝備,但由於被暴風雪耽擱了7天,目前要需要評估前進的各項變數 南極長征隊抵達出發點後,已紮營。此處終於脫離暴風雪,也看得到遠方地平線。 畫面是在進行裝備、儲糧清點的重要作業。時間為早晨 經歷2年以上的調查、安排,以及研究與訓練,這支亞洲第一支南極點長征隊終於來到起點,再度評估各隊員身心狀況後,就會展開冒險。

東亞青有機會復辦?新台中市長盧秀燕拜會中華奧會

台中市長當選人盧秀燕女士一行人,今(3)日就恢復辦理東亞青運一事拜會中華奧會。日前盧秀燕證實,已透過管道爭取東亞青年運動會復辦,並在今日的會中表示,選舉結果顯示了台中人對東亞青復辦的期盼。 盧秀燕於會中特別提到,選舉結果顯示了台中人對於東亞青運恢復舉辦的期盼,希望中華奧會能轉達此訊息與東亞奧林匹克委員會協會(EAOC)。林鴻道承諾必定將台中人的期盼,據實轉達給EAOC。 會中林鴻道建議盧秀燕就任後,首要之務是將現有的各方資源,以東亞青運的規格做詳細的盤點,畢竟大型國際賽事所牽涉的主、客觀因素眾多,請盧秀燕務必有全盤的了解與準備。 林鴻道特別強調,要成功舉辦一個奧會體系的運動會,中央與地方政府及中華奧會的配合與互相支援,缺一不可,希望盧秀燕所領導的台中市政府能充分了解。 東亞青運是史上第一屆、是台中市第一次舉辦綜合性的大型國際體育賽事,也是我國首次舉辦奧運體系的運動會。 林鴻道表示,支持台中市主辦東亞青運,是中華奧會的一貫態度,期盼在中央政府、未來的台中市政府以及中華奧會的共同努力下能曙光再現,為青年選手提供一生只有一次的寶貴機會。

終於到出發點  南極長征隊展開冒險

由橘子關懷基金會所策劃的南極點長征隊,由隊長、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帶領陳彥博、宥勝、吳昇儒、林語萱以及導演楊力州等團隊,預計以越野滑雪的方式,挑戰阿蒙森當初長征南極的原有路線,向傳奇致敬,也開啟這一趟冒險的旅程。 每一個念頭都叫你放棄, 但我們還是堅信地一路走到這裡。 10年前, 基金會創辦人 劉柏園帶著夢想隊完成征服北極後就許下了南極挑戰這個大夢,但現實日常與工作消耗會讓人忘記夢想的樣子。 2年前, 他再次啟動了前進南極點這個夢想計畫,開始確認團隊成員,並且進行長達1年多的前期訓練。 而此刻, 即將實現10年前喊出的那個夢想。 2018/11/13 前進南極點長征隊搭機出發。 2018/11/20 抵達南極聯合冰川大本營。 2018/12/3 踏上岸到點越野滑雪起始點。 『如果你不出門冒險,那就永遠只能聽別人的故事』— 夢想導師 宥勝。 長征隊的冒險故事正要開始, 如果你之前還沒有追蹤這裡, 那此刻起請按下追蹤+搶先看。 #前進南極點 #這次的挑戰不只有肉體還有精神上的磨練 #不可能的任務需要不思議的團隊

足球/U20五人制中華男足兩戰全勝 晉級亞錦賽決賽圈

2019亞足聯U-20五人制錦標賽資格賽,中華隊分別於1日、2日擊敗蒙古及中國,兩場比賽全勝共十顆進球,順利闖進明年決賽圈,總教練張仟縈說:「兩場都是艱難的比賽,但是我們拿下勝利了,這是團隊長久努力的結果!」 1日首場賽事面對蒙古,中華隊上半場積極做全場壓迫,第3分鐘由戴偉任率先破門,第20分鐘靠戴偉任與陳慶杭的配合,中華隊再下一城。下半場中華隊在32分鐘陳慶杭接到傅偉達的妙傳,以突出的個人能力反快攻得分。第34分鐘蒙古使用power play戰術,射入第一顆進球,終場前中華隊穩固防守,並未再讓對方有機會破門,以3比1奪下首勝。 2日與中國隊交手,上半場14分鐘中國隊率先破門,第18分鐘,劉如明靠著個人技巧,與傅偉達的配合,再傳由黃郅凱射門得分,上半場以1比1平手結束。下半場中國隊10號球員,單刀突破率先破門。32分鐘,謝金成接獲陳慶杭的傳球,在接近底線角度狹小的情況下勁射入網,33分鐘戴偉任接獲陳慶杭的傳球邊路單打射門進球,得到的重要的追平分。緊接著由謝金城中場攔截,劉如明接應後起腳射門,擴大比數來到5比3。進球後中國隊轉換打power play戰術(5打4),卻因體力下滑出現失誤。比賽倒數一分鐘,中華隊陳慶杭門前補射及張哲明踢遠射入網,將比數追至7比3逆轉取勝,以總積分6分,資格賽全勝之姿晉級2019 亞足聯U20五人制錦標賽會內賽。 中華隊由六月中集訓至今,其中訓練一共九週,由前中華五人制隊長張仟縈領軍,教練團各司其職,巴西籍技術顧問Adil也帶來了不同的戰術來刺激球員。總教練張仟縈表示,「成功連勝兩場晉級,靠的是團隊的努力與球員的求勝心。對蒙古我們沒有任何資訊了解對手,只靠臨場觀察對手戰術及選手特性來做調整,及時應變戰術球員們場上執行的很好;對中國時則更為困難,先失分要從逆境裡面做改變,對年輕球員來說需要經驗及穩定性,我們改變了防守方式,加快節奏靠前場攔截來做快速反擊,在關鍵時刻追平並超前比分建立了球員的信心、擺脫了緊張放不開的打球方式。」他也特別感謝Adil教練的協助及在台灣所有的球迷,另外張仟縈也提到:「此次賽事中看到了許多需要進步的地方,爾後我們將檢討此次比賽的不足並持續訓練調整狀況。會內賽的對手,將更為難以對付,球隊將全力以赴。」 陣中隊長陳敬玄賽後也開心地表示,「團隊一直再進步,第一場我們對上地主國蒙古,一開始有點放不開打,總教練及Adil教練在旁不斷提醒著我們要去執行戰術後情況好轉,贏蒙古時真的很開心,第二場隔天立刻對戰中國,球員還未完全恢復,一開始狀況不好,但大家帶著想贏的決心,調整後從落後到追平再拉開比數。我們從一踏上蒙古就很確信要贏得這兩場勝利,我們相信自己、相信團隊,結果也真的達成了,這勝利是屬於全台灣的榮耀,晉級之後我們必須比以前更努力來對抗會內賽更強敵手。」

600年後的鄭和 徐海鵬重現海陸絲路探險

翱翔於浩瀚海洋之上,朝著夢想的伊斯蘭教聖城麥加前進,明代大航海家鄭和的冒險故事,是中國航海史上最壯闊的一頁。將近600年後,時任台灣新聞社發行處處長的徐海鵬,用仿古的木造帆船「鄭和1號」展開致敬前輩前人壯闊探險,除了為了了結自己心中激昂的夢之外,也是希望能將鄭和的東方探險精神給傳承下去。 千禧年前夕,華盛頓郵報選出了這一千年來在人類歷史上影響力最大的偉人,結果曾經創造橫跨歐亞兩洲大帝國的成吉思汗雀屏中選。800年後「尋找成吉思汗遠征隊」正式出發,以徒步的方式走了一年8個月,從蒙古烏蘭巴托到黑海,橫越歐亞11個國家、總里程近9000公里。 這一海一路的兩大現代探險,都是由徐海鵬一手策畫,這一位「你主動的去未知、或相對不熟悉的地方一段時間,期望有所發現。這就是我們對於探險的定義。」 「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這是古人對於成大事者的教誨,軍中常說合理的是訓練、不合理的是磨練。中國人認知意義中的探險,總是得像西天取經一樣必須經過九九八十一難。但在徐海鵬的觀念中,探險不但要有意志力,還必須要有想像力和創造力,從事前的準備到事後的執行缺一不可。 所以為了「尋找成吉思汗遠征隊」及「鄭和八下西洋探險隊」兩個近年華人大型的探險活動,徐海鵬當時毅然決然辭掉自己穩定優渥的工作,成立了「山河探險協會」,企圖和幾位好友重新探勘沉寂已久的「海陸絲路」。 當初決定要籌畫這兩次大型冒險時,他被人笑說是瘋子,但徐海鵬認為自己活在世紀交接之時,因此應該做一點事情。他在受訪時坦言:「四十歲的徐海鵬會辭職,絕對不是突然發生的。我沒任何一個人商量,因為我知道沒有一個人會同意的。」因此也分享了一件影響自己人生的大事,表示自己後來一系列的瘋狂舉動都可以追溯到這一次的旅行。 「剛退伍那時候自立晚報剛好辦了環球徒步的公開徵選,計畫用兩年走過全世界20幾個國家,每天晚上都露營在外面。」談起自己那一場改變人生的環球之旅,徐海鵬說,「剛開始報名時500多個,經過初選、複選、決賽,最終選了4個人出來,我是其中一個,擔任隊伍裡面的撰稿和發言人。」 就這樣徐海鵬在「走出國家光明的前途」的活動裡,和王秉泰、林文彬、巴義成等人組成徒步環球小隊,在時任時任台北市長許水德及自立晚報社長吳豐山先生的見證下,正式出發。這一次刻苦的經歷,不但養成了他上山下海的好體力以及團隊配合,還在他心中種下了一個探險的種子,並且在不惑之年時爆發出來。 身為海洋大學輪機系以及登山社社員的他,有在船上實習和玉山冬訓的經驗,再加上22歲時徒步環遊世界的獨特經歷,讓他擁有不同於同年紀他人的見識和實踐力。徐海鵬也把自己所學全數教給徵選出來進行「尋找成吉思汗遠征」的6位同學,而自己也開始著手打造「鄭和一號」,在跑了全球數十家造船廠後,終於在海南當地請8位年過半百的老師傅訂造了一艘木帆船。 令人驚訝的是,談到她人生中大大小小的任何冒險,徐海鵬在提到行前準備時總是說的天花亂墜,幾乎每一個細節都不肯放過,但是出發後的點滴卻往往簡單帶過,仿佛那些路上的苦都不足道。他表示,任何時候籌備都是最辛苦的,隊員之間的協作、對路線的理解、裝備的應用選擇、以及吃的東西,要閱讀大量相關的資料,「要預想到任何可能發生的問題,因為假設漏掉了都有可能變成災難。」 徐海鵬笑說準備是最辛苦的,所以只要撐過了接下來就輕鬆了。而正是在這些準備過程中,徐海鵬閱覽了大量古籍資料以及前人的著書,極大的增廣了自己見聞,聽他談起中亞沙漠和歐洲雪地就像是身歷其境一般,非常有畫面感。另外,聽他講解駱駝的生活起居或是成吉思汗打花剌子模的天寶遺事,也都能見識到他旁徵博引的知識。 在他爽朗的笑聲中,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樂天知命的知識份子,他似乎就是林語堂口中的那位睜著眼睛作夢的中國哲學家,「他並沒有虛幻的憧憬,所以無所謂醒悟;他從來沒有懷着過度的奢望,所以無所謂失望。」 歐美總鼓勵年輕人單獨去進行一次壯遊,認為刻苦的旅行能讓他們開開眼界、認識到世界廣袤,並從中學到很多解決事情的方法。但東亞國家主流思想則是偏向按部就班的人生,穩紮穩打用團隊去排除萬難,就連登山也是比較多採用喜馬拉雅式的圍攻。但許海鵬告訴我們,中國人骨子裡並非沒有自由不羈的冒險精神,從成吉思汗、鄭和的身上我們都能看到傑出探險者的靈魂,這也是他創立「山河探險協會」,並整合策畫這麼多活動的目的。 近年這一名老鬥士過得比較平淡,但其實他心中的冒險魂仍還沒有熄滅,他也透漏自己有在準備下一次的活動。而對於陳彥博等人組成的南極長征隊他也不吝於給予指教和建議,認為成敗與否仍是在於整個團隊的向心力,也希望他們能排除萬難撐下去,因為只要能成功回來,對於自己的人生一定會有質的進步。 距離民國七十六年十月八日,四壯士在完成22國、15000公里長征已經過了30幾年,但東方人的探險精神則透過這一系列的探險活動下傳承了下去,而徐海鵬無疑是當中最重要的一個舵手。他曾在筆記本上寫下:「每天完成一件接近夢想的事」,如今看來不但是他的自我期許,也為現代的戶外探險立下了一個精神指標。 吳豐山社長在30周年後追憶當時4人的壯舉,做了一首打油詩同樂,如今看來不只適用於徐海鵬等人,也很適合勉勵後代的冒險者。   記得當時年記小   不怕吃苦又耐操     環遊世界是美夢     人生至樂莫若錄取了   全部家當一背包   揮別親友面微笑   要走千山和萬水   我們卻有雄心加笑傲   攸忽徒步變苦行   三餐尤其傷腦筋   賞心悅目有山川     可是心中偶而見陰影   走過一國又一國   穿越大城和部落   世間風情萬萬種   畢竟寂寞客心難消受   餐風宿露不算苦   臭汗直流當吃補   寒風徹骨可咬牙   只恨沒有家鄉醬瓜吃   沒吃醬瓜吃土豆   吃得最多是熱狗   偶而煮頓牛肉麵   總之將就將就再將就   兩年苦行艱難過   壯舉聖盃在前頭   二十二國留足跡   終於壯士凱旋歸故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VyZF9f1mP4&feature=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