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防復仇、減輕補給… 二戰日軍血洗琉球歷史真相

  • 日本占領琉球以後實行了幾十年的血腥統治,根本就不把琉球人民當人看。好不容易迎來了二戰的即將結束,外界都以為琉球人民從此會獲得解放,沒想到竟迎來了日本軍隊的種族滅絕大屠殺。此圖為琉球兩處居民點被害者的年齡比例。

    日本占領琉球以後實行了幾十年的血腥統治,根本就不把琉球人民當人看。好不容易迎來了二戰的即將結束,外界都以為琉球人民從此會獲得解放,沒想到竟迎來了日本軍隊的種族滅絕大屠殺。此圖為琉球兩處居民點被害者的年齡比例。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編按:本文內容轉載自大陸環球網,內容有歷史、殘忍等令人不適之題材,不適合青少年及兒童觀看。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日本占領琉球以後實行了幾十年的血腥統治,根本就不把琉球人民當人看。哪怕是當地居民不小心講了幾句當地方言,一但被發現了,也會引來殺身之禍。或是喪身在殘酷的東洋刀下,或是被逼去跳海自裁。好不容易迎來了二戰的即將結束,外界都以為琉球人民從此會獲得解放,沒想到竟迎來了日本軍隊的種族滅絕大屠殺。

一、日本人血洗琉球的動機

1945年3月25日美軍登陸琉球之時,其實日本的太平洋戰爭已經全部失敗,海軍與空軍幾乎完全喪失了戰鬥能力,進入了展開陸地攻防和本土決戰的最後時期。沖繩阻擊戰只不過是本土決戰的前奏而已,美軍對日本本土的狂轟濫炸和其他各地戰場的節節敗退,都使日本政府和軍事大本營明白:敗局已定。你承不承認《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琉球都不會再歸日本占領。如果投降,也毫無疑問地要將琉球交還當時的中國。

既然琉球不能為我所有了,那就寧可『玉碎』也不能讓你『瓦全』。因此,日本大本營向當地守軍下達『玉碎令』──血洗琉球、殺光琉球民眾,讓你寸草不留。這是日本守軍開展琉球大屠殺的首要原因;第二個重要原因是,日本占領琉球60幾年,對琉球人民實行長期的慘無人道地奴役和壓迫,早已將琉球人民逼向了敵對面。日本有效統治時期,琉球民眾的反抗就從來沒有斷過,一旦戰敗撤離琉球,使島上的幾十萬民眾為美軍所用,將成為進攻日本本土的生力軍。琉球人民的復仇行動,將加速日本本土的滅亡,為防後患,需要斬草除根,使你沒有復仇的機會。

第三個重要原因是,琉球群島上的所有軍事設施都是日軍奴役琉球民眾修建起來的,大多數島上的民眾對周邊的防禦工事、軍隊駐地和後勤基地都一清二楚。如果為美軍所用,則一切軍事部署都會暴露無遺。本來可以將民眾驅離防區,不開殺戒。但日本軍隊殘暴成性,又加上『玉碎令』不可違抗,因此,就採取了最無人性的手段──全部殺光,只不過是屠殺手段五花八門而已。

有一名日本軍官事後說:『我們30幾個兵,要對付一萬多民眾,怎麼殺的過來。只能是一個村一個村地分發手榴彈命令他們自己拉弦集體自殺。』因此,血腥的屠殺又多了一個名稱『集體自殺』。正因為如此,當今的日本右派,還死乞白賴地稱琉球大屠殺為琉球民眾『集體自殺』,要把歷史書上的屠殺記錄改成『集體自殺』。激起琉球民眾的極大憤慨。

第四個主要原因是,島上沒有補給來源,不利長期抗敵,而十倍於軍隊的民眾又是最大的消費群體,形成了一種軍民爭食的局面。很多島上守軍為減少民眾對物資的消耗,還沒等軍方下『玉碎令』就將成批成批的民眾趕到懸崖上去集體跳海『自殺』,將赤手空拳的民眾趕到陣地前沿和彈著密集區去送死,以減少民眾對戰爭的『拖累』。即使是被編入了『鐵血勤皇隊』的學生軍和被編入了救護隊的婦女部隊,日軍也是隨時準備剿滅他們,以減輕補給的壓力。

日軍慣用的伎倆是,每到防線即將被突破,要收縮轉移到下一道防線時,總是要先把與他們共同作戰的學生部隊和婦女部隊推向死亡,再行轉移。他們用槍逼著孩子們一群群抱著炸藥包去迎擊美軍的坦克,逼著婦女們一群群走出掩體去阻擋美軍的衝鋒。軍隊則在後面高聲吆喝,鳴槍壓陣,防止婦女、孩子們死裡逃生。

美軍每拿下一個據點或防線時,看到的陣地前沿都是大群大群的婦女和孩子們的屍體,還以為日軍的主力就是這麼些人。即使攻下日軍的最後一個堡壘──牛島司令部,戰死的人員也是層次分明,最外面的一層死的全是婦女兒童,她們的彈孔大多在背後,第二層屍體才是日本軍人,牛島和他的參謀長則死在最深最隱蔽的山洞裡。

 

二、慘絕人寰的大屠殺

這場慘絕人寰的大屠殺到底殺害了多少人,具體的遇害人數至今還撲朔迷離。有資料顯示,沖繩大戰之前,沖繩本島的人口是47萬人,到美軍占領沖繩後,島上居民只剩下11萬人,剩下的36萬人哪裡去了?儘管當年日本當局制訂了疏散29萬老弱病殘的計劃,但是,在盟軍飛機、魚雷、軍艦和潛艇團團圍困的情況下,沖繩本島的船隻根本就走不出去。只有靠近臺灣的宮古和八重山等西南諸島向臺灣疏散了一、二萬人,靠近日本的奄美等北方各島向日本本土和北韓疏散了六、七萬人,這中間有大量的疏散船被擊沉或被風浪掀翻,往往一死就是幾千人,真正成功登陸的疏散人群相當有限,有不少村鎮出發時幾百人,上千人,到最後只剩下一兩人甚至全部死亡。

據現存資料記載,包括疏散過程中被擊沉和出現海難死去的人,總共疏散了不到九萬人。相比之下,沖繩本島與南北方都相隔一個星期以上的航行距離,要在重重圍困的敵方魚雷、飛機和艦群中漫漫航行一個星期到十幾天,無異於自己找死。在少數疏散船隻一出海就被擋了回來之後,沖繩本島的疏散行動基本上就中止了。也就是說,當年人口最集中的沖繩本島,是無法疏散也很少有人疏散的。島上減少的36萬人,基本上都死在了島內。

儘管有一部分是被戰爭雙方的槍炮奪去了性命,但戰爭統計資料中,算作戰鬥死亡的,參與修建戰鬥工事或後勤搬運死於炮火,或戰敗時被日軍逼迫『集體自殺』的沖繩人為55246人,被編入軍隊的沖繩學生兵等戰死或被逼『集體自殺』的有28228人。如果這些人都算戰死的話,那麼沖繩的戰死人數就是83474人,還有27萬人是死於屠殺。大多數的歷史資料稱沖繩大戰造成了20多萬平民死亡,但這20多萬冤死的平民中,被倖存者揭發的記錄在案的日軍屠殺人數只有38754人,加上所謂『戰鬥死亡』的83474人,有記錄的死亡人數才122228人,還有14多萬人,因為沒有倖存者可以說明他們是如何被屠殺的,成了日本當局掩蓋屠殺真相的懸案。

因為日軍逐村逐島的集體屠殺,很少留下活口,加上那些實施屠殺的軍人又都戰死或自殺。那些被屠殺的琉球同胞們就永遠冤沉大海,連一個證實他們是怎麼被害的人也找不到了。但是,不管怎麼說,沖繩本島的人口少了36萬和日本軍隊組織了屠殺,是永遠抹消不掉的事實。而且這種出於種族滅絕目的的屠殺規模,世所罕見。它有可能與南京大屠殺不相上下,也有可能比南京大屠殺的規模還要大。歷史資料證實,踞守沖繩的日軍第32軍,大部分是從大陸戰場轉戰過去的。他們本身就是在大陸東北和其他各地血腥屠殺大陸人民的劊子手,在大陸和大陸首都尚且橫衝直撞,殘忍殺戮。哪裡還將悲慘無助,向來不被當人看的『琉奴』放在眼裡,因此,他們殺起琉球人民來是毫不手軟的。不過,它與南京大屠殺所殺的主要是放下武器的軍人有所不同的是,日本軍隊在琉球屠殺的幾乎大部分都是老弱婦孺。

1、『集體自殺』的都是老弱婦孺

日本軍隊將琉球的青壯年全都徵調到亞洲、太平洋的前線去了。能當兵的都充實到了軍隊之中,不能當兵的調去修工事、搞運輸、到軍工、軍墾等部門充當無償勞動力。年紀輕點女性都被抓去充當隨軍慰安婦或幹其他苦力。留在島上的只有老弱病殘和未成年的孩子們。他們對日軍不構成任何威脅,但是,為達種族滅絕的目的,他們還是將高舉的屠殺砍向了這些弱小的人群。

從《琉球新報》的二張圖片可以看出:讀谷村被害的83人中,0—10歲的嬰幼兒29人,占被害人數的34.9%;11—20歲的青少年22人,占被害人數的26.5%,也就是說這些被害人中,小孩子占到了61.4%。21—30歲的僅4人,占被害人數的4.8%,還有可能是病殘人員;31—40歲也是4人,占被害人數的4.8%,也可能是病殘人員;41—50歲的10人,占被害人數的12%,同樣可能是病殘人員;51—60歲的6人,占被害人數的7.2%;61歲以上的7人,占被害人數的8.4%;另有1人年齡不詳。

座間味島被害的135人中,0—10歲的嬰幼兒47人,占被害人數的34.8%;11—20歲的青少年24人,占被害人數的17.7%,21—30歲的19人,占被害人數的14.0%;31—40歲的11人,占被害人數的8.1%;41—50歲的10人,占被害人數的7.4%;51—60歲的6人,占被害人數的4.4%;61歲以上的18人,占被害人數的13.3%。他們要不是沒有戰鬥能力,就是還在襁褓之中。特別是那些孩子們,對生死是怎麼會事都還沒有概念,怎麼可能想到要去自殺,又怎麼能實施自殺呢!怪不得沖繩民眾對『自殺』說法感到憤怒,這分明是殺完了過去的人又在愚弄今天的人們啊!

2、屠殺場所無處不在

下圖為琉球新報在2007年,因日本當局篡改歷史教科書,否認日本軍隊強迫琉球民眾『集體自殺』,將那些被無辜殺害的老弱婦孺描繪成是為了『為天皇盡忠』而自殺。從而激起全沖繩人民的極大憤慨和連續不斷的最大規模抗議示威後,找到沖繩本島和首府周邊的一些倖存者核實的部分『屠殺場所』和遇害人數。圖中紅色數字標記的18個地點是已有倖存者指證的屠殺現場,藍色數字是美軍登陸沖繩本島後攻下各個防守陣地的日期。按時間順序,最早的集體屠殺發生在1945年3月26日,美軍發起沖繩登陸戰的當天。其後,每當美軍到來之前,都是先殺光當地老百姓,再與美軍對峙。

 

3月26日在座間島被殺的平民有237人,在慶留間被殺的有53人,在屋家比島被殺光的有2個家族,雖沒寫清人數,至少也10人以上,否則就不能稱之為家族;3月28日在渡家敷島被殺害的平民有329人,接下來的4月,從1號到4號分別在長田、楚邊、波平、具志川、恩納村等地殺死146位平民,4月中旬除在美里殺死33人,在哈家坳殺死100多人外,還在苦巴窟坳和山拓塔坳進行了大規模的集體屠殺,具體死亡人數無從考證;5月12日,日軍向躲在房子裡避難的婦女兒童投手榴彈,當場炸死35人,炸傷15人,最後傷者也大部分死去;5月末,在美軍占領玉城前川之前,又有30幾名平民被殺光;6月中旬,在真榮里、兼城、卡民棟等四地失守前又殺光掉80餘名平民。

7月2日沖繩戰役結束,整個大琉球群島都已落入美軍之手,但是,那些東躲西藏逃避美軍搜捕的日本敗兵們還是見到琉球居民就殺,殺到八月日軍無條件投降之後,日本敗兵還在久米島等地肆意屠殺平民。1945年10月,第二次世界大戰已經結束二個多月了,在伊是名村,漏網的日本敗兵還在執行前日本政府的『玉碎令』,活生生地將奄美島出生的8名婦女和少年集體殺害掉。


日軍在琉球屠殺點及被害人數。

三、無所不在的屠殺騙局

1、資料告訴我們的屠殺實況:《沖繩近昔之旅行.非武之島的記憶》

日本防衛廳的戰史研究室有一組很有興趣的資料。其一是被日本軍屠殺的無辜的沖繩居民的人數,第二是因參戰而死的未滿14歲的孩子們的人數。看到這些資料,你就會知道沖繩戰是場什麼樣的戰爭。日本軍隊是如何地敵視琉球居民,而且,國家的軍隊是如何地將槍口對準『本國的公民』。

這些屠殺本國公民的劣跡在日本軍沖繩守備隊的機密文件裡也得到了證實。如陸軍琉球部隊命令書的『陸軍會報』裡,就清楚的記載著『在軍人軍屬面前講沖繩語的以間諜罪處決』。『沖繩語』是沖繩的方言、也是沖繩當地的通用語,當地人只會講當地語,人們見了日本軍隊只要一開口講話就成了『間諜』,就會被處死。拿這個當殺人理由,除了是要讓『沖繩居民』全都去死外,沒有別的目的。

仔細翻看表1中以『間諜嫌疑』等稀奇理由被處決的人們的具體記錄,發現他們大部分都是當地的頭面人物。如區長、公民館長、難民領導人、學校校長、沖繩籍警察等。戰場上安定民心、轉移民眾、避免民變和騷動、使之減少傷亡等等,都是需要這些有組織能力和號召力的人們來幫忙的。通常情況下軍隊是要依靠他們,動員他們出來做民眾工作的。想方設法把他們殺掉的目的,就是避免他們妨礙日軍屠殺民眾。

觀察表2,可知當年日軍對那些乳臭未乾的14歲以下孩子們是何等的殘忍。他們被驅趕到戰場上去搬運彈藥、救護傷兵,本身就是很不人道的事。動不動被『日本士兵槍殺』,趕出戰壕去抵擋敵軍的槍炮,誰能看得出日本軍隊的人性在哪裡!

表1、日軍某部殺害沖繩居民的部分記錄

1、因被美軍俘虜過而被殺害的平民124人。
2、因間諜嫌疑被處決的53人。
3、被強姦致死的16 人。
4、搶奪糧食事件60 件。
5、因趕出壕溝、不准進掩體躲藏而大量死於炮火的事件116件。

表2、日軍某部未滿14歲的娃娃兵陣亡人數

1、被趕出壕溝死於炮火的11483 人。
2、烹調、雜役、救護士兵時陣亡的343 人。
3、被逼自殺的313 人。
4、搬運糧食時陣亡的194 人。
5、搬運彈藥時陣亡的89 人。
6、建築陣地工事時陣亡的85 人。
7、被日本士兵槍殺的14 人。
8、其他原因死亡的334人。

 

從這兩個表可以看出:單是日軍某一個部分殘害致死的有記錄的未滿14歲少年人數就達12855人,那麼14歲以外的該有多少?其他部隊裡死亡的大人和小孩又該多少?沒有記錄的陣亡人數又是多少呢?

有當年實施屠殺任務的日軍小隊長事後交代:使盡千方百計,目的只為了讓琉球居民去死。要讓幾倍幾十倍於日本軍隊的民眾去死,並不是一陣亂槍亂炮就可以解決的問題。最重要的是,它不能激起島內民眾的整體暴動,那樣就等於把沖繩和民眾拱手送給美軍。因此,需要尋找各種各樣的藉口,製造各種各樣的騙局,讓人們覺得日軍殺人有一定的道理,或者說只有死才是唯一的選擇。以致大多數日軍在屠殺民眾前都裝出冠冕堂皇,慷慨傲然,甚至是很通情達理,充滿人性的樣子,只到行刑時才露出青面獠牙。很多民眾到臨死時雖然已經恍然大悟,但是,為時已晚。

有倖存者揭露,在慶良間島執行屠殺任務的部隊,在給老百姓講如何應該為天皇盡忠,如果寧可玉碎也不能落到美軍手裡的時候,一個個都慷慨激昂,不斷領著老百姓高呼『天皇陛下萬歲』,裝出一副要為天皇盡忠的模樣。可是當他們屠殺完這些老百姓之後,面對美軍的攻擊時,他們卻放棄抵抗,一個個乖乖地投降了。其所以沖繩大戰到最後活下來的主要是日本軍人,很少看到琉球百姓,就是這種騙局的結果。日本軍人都可以苟且偷生,就是不能讓琉球的老百姓活下來。

日軍屠殺無辜時最常用的理由,就是以當地人講了當地話,說你是在使用間諜密語,是在傳遞間諜資訊,是在策劃可怕行動,不管你是講話的還是聽話的都得統統殺掉。有時挨打受傷或被槍炮驚嚇發出一聲哀叫,也會因為是當地聲調而招來周邊一大群人的殺身之禍。

有時美軍進攻時,驚天動地的巨大爆炸總難免嚇得嬰幼兒發出哭聲,難免會使藏匿地點以外的人聽到。這一下日軍就有了殺人的理由了,恨你暴露目標,恨你招引敵軍,罪名隨他安,動不動就將大人孩子一大群一大群地殺掉;逃跑時落單,離群了你會被當成間諜當場殺死;大人孩子餓得受不了,誰要是出去找食物也會被當成間諜殺掉;你要是逃跑時遇上其他人群,只要說出自己是敗退下來的,或者說了美軍的進攻凶猛,那就成了動搖軍心,兩群人都別想活命;有很多山洞都白骨累累,他們大多是由日軍指揮躲進去避難的,但是,當你躲進去之後,等待你的就是手榴彈爆炸。日軍除了強迫民眾自己拉響手榴彈 『自殺』外,還不斷向民眾開槍或投擲手榴彈,決不讓任何人僥倖逃生。

死得最冤的是在日軍的恐嚇和威逼下,自己拉響手榴彈將全家或全村炸死的那些『集體自殺』的人們。在美軍登陸前,日軍大肆造謠恐嚇民眾,說美軍比魔鬼還要凶惡。抓到男的會剮皮抽筋,千刀萬剁,抓到女的會先姦後殺,把身體器官割下來當玩物,抓到小孩會殺來吃掉等等。凡是他們幹過的最殘忍的手段勾當,都栽到美軍的頭上大肆渲染。使得沖繩民眾對美軍畏之於虎。當日軍將他們集合起來,強迫他們『集體自殺』時,竟然也不作太多的反抗。不知道日軍的所有渲染和恐嚇都是為了讓他們去死。

即便是醒悟過來了,也為時已晚,因為日軍的方針是騙得過就騙,騙不過就撕掉假面具大開殺戒,不死也得讓你死。因此,到了臨死關頭跳崖的想猶豫,軍人就會把你推下去;被趕進自殺場地的想逃出來,就會遭到亂槍的掃射;發了手榴彈的你不拉弦,就會有點燃的炸彈降臨到頭上。不愁你不按軍方的要求去『自殺』。

2、倖存者的控訴

醒悟過來的倖存者們,無一不痛心疾首地揭露日軍當年的醜惡嘴臉。77歲的上原女士,正是當年那場悲劇的倖存者。她說,日本侵略別國,殺死鄰國的無數平民。對於國內民眾,日軍封鎖實情,掩蓋真相,『奪去了人們的判斷能力以及生存權利,將人們驅向死亡戰場』。作為倖存者,她希望透過講述自己的戰爭體驗,把真相告訴下一代,呼籲永久的和平,才是對死者的最佳慰藉。

 

80 歲的宮平春子回憶說,1945年3月25日晚,哥哥告訴爸爸:『敵軍確定要登陸,軍方下了「玉碎」命令,我們一起死吧』。57 歲的史學家宮城晴說:『祖父親手用刀割了祖母和三個兒子的脖子,自己隨後也自殺,沒想到只有二兒子氣絕身亡,其他人雖受重傷卻存活下來,祖母傷了聲帶,發聲困難。對祖父母而言,這是一生的折磨,不管是生是死都像活在地獄般』。

68歲的吉川嘉勝6歲時曾目睹渡嘉敷島的集團自決現場,他敘述說:『上百村民在村長高喊「天皇陛下萬歲」之後,手榴彈接連爆炸,我的手榴彈沒引爆,母親告訴我要盡力保命逃亡,因而撿回一命』。倖存者披露內容說,由於擔心軍事機密洩漏,日本軍方當時強迫當地居民自殺,並為居民分發自殺用手雷。

參與編撰沖繩縣史的研究學者大城將保先生表示,『當時若沒有日軍介入,一般居民會有手榴彈,會拿鐮刀或剃刀親手殺了家人和幼子嗎?沖繩戰是軍民一體的戰役,許多居民因協助軍方建造秘密基地,熟悉陣地和武器性能,所以日軍不能讓居民成為美軍的俘虜』。

在琉球戰的最後戰場摩文仁丘上,建起了和平紀念資料館。資料館中留下的是倖存者的證言:為使戰爭不至殃及本土,日本軍隊如何命令居民們協助抵抗;為使敗退的日軍迅速撤退,擔任護士的少女們被迫用毒藥殺死無法走動的重傷員;在效忠天皇的號令下,居民們被挨家挨戶分發手榴彈,用以全家自殺,沒有分到手榴彈的則四處尋找大樹上吊或從懸崖上跳進大海,當時琉球南岸的海水一片殷紅。

搬硬套那霸市東南方不遠,有一處『姬百合和平資料紀念館』, 該館是一些有識之士捐資修建的。重點介紹沖繩大戰期間,琉球師範和第一高中的136名女同學被日軍逼迫自殺的事件。走進姬百合紀念館,迎面掛著的是一幅幅照片,每一張照片上都是一張稚氣未消的臉,下面標有死者的年齡:15歲、16歲,她們就是那些被逼死的女學生。據該館負責人原當美子介紹,1945年3月,美軍登陸琉球,日軍駐琉球守備隊強令縣內220多名女學生前往南風原陸軍醫院護理傷員,掩埋屍體。後來,敗局已定,陣地陷入美軍的包圍時,因擔心這些學生落入敵手為美軍所用,日軍選擇的竟是消滅她們,讓她們去死,在恐嚇的同時向她們開槍,投手榴彈,還分發手榴彈,強迫她們集體自殺,其中的136名女學生就這樣被日本兵剝奪了生命。


琉球群島地形圖。

※ NOWnews.com【今日新聞網】提醒您: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關鍵字:

最新

網友回應

NOWnews 推薦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