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陳武雄/快樂的小童工

今年我們全家到新竹過年,年初一遊寶山水庫繞走環湖步道,平時走路常會撒嬌要爸媽抱的兩個五歲的小孫女,因為好玩,爭先恐後的要替我們背提袋和背包。她們背約一、兩公斤重,居然來回走了快兩小時,有說有笑,還在路

生命教育》陳武雄/快樂的小童工

文/陳武雄
2017.02.09 / 09:10

今年我們全家到新竹過年,年初一遊寶山水庫繞走環湖步道,平時走路常會撒嬌要爸媽抱的兩個五歲的小孫女,因為好玩,爭先恐後的要替我們背提袋和背包。她們背約一、兩公斤重,居然來回走了快兩小時,有說有笑,還在路上設陷阱要賺阿公買養樂多。我好幾次問她們會不會累,是否不要再背了,都回說不累,最後我說要回去旅館游泳了,讓我背,你們才跑得快,兩個人聽了就同時丟還背包袋,一面笑一面往前跑了。孩童的快樂就這麼簡單,她們一路都在遊戲,在遊戲中沒有計較分別,即使幫人做事,也樂不可支。

我寫過一首詩〈就這麼簡單〉︰茉莉花出土的願望/一年一次展開純白/沒有其他的色彩/就這樣滿足了/要懷疑嗎?/太陽有什麼要求? /人們只說「日出 日落」/就這麼簡單

茉莉花小小的個頭,純白,就姿色而言,毫不起眼,但它和牡丹、玫瑰、杜鵑一樣,展現著完整的生命力,不去爭奇鬥豔,只是自在的散發著淡淡的幽香,就這樣圓滿了一生。

記得多年以前,有一天和聖嚴法師開完會,他關切的問我在做什麼修行,我回答說在探索當下,他給我的回應讓我非常震驚,他說︰當下是不存在的。

當下不存在,那我們活在哪裡?我們的一輩子是如何存活過來的?後來花了好大功夫才體會到,當下只是我們生命之流中的一點,剎那即過,是抓不到,留不住的。

比如我們問現在是幾點幾分幾秒?我們只能看著秒針一秒一秒的過去,當我們看準了,講出來的當下那個時間點已經過去了。當下是什麼,很難用文字給它正面的詮釋,只能從排除法來給它定義,也就是︰不屬於過去,也不屬於未來的,就是當下。過去的已經過去,未來的還未來,過去未來皆不存在,當下當然無立足之地。

網友回應

NOWnews推薦